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49章 魔影首现

第49章 魔影首现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珏与狼伊秋正向来路疾奔,突觉身后疾风袭来。

    两人立地腾挪闪开一击,还未回头看清来敌是谁,便又被迫的连连躲闪。

    狼伊秋的功夫,本是祁连筑基弟子里,为数不多数得上的。程珏那迅捷灵活的身法,更是连狼伊秋都自愧弗如。两人联手,竟然躲不过来人的数度攻击。

    瞬息间,那人劈手一带一吸。程珏与狼伊秋只觉身不由己,直直被一股诡异吸力直摄而去。

    那人一左一右,两手扣住两人咽喉。将二女扼住,拔离地面。

    程珏被呃的呼吸困难,两手反射的狂乱抓挠。却都如抓在铜爪上一般,反而将自己的指甲抓劈了几片。

    那扼住二女的人,掂了掂右手里的程珏,嘶了一声“五灵根的废物!”。正在下狠手,不妨狗蛋从程珏胸口跳出,黑爪直刺向此人的眼珠。这人干脆一扬右手,将程珏并狗蛋一同甩出!

    程珏翻翻滚滚出去老远,顾不上浑身的伤痛,大口的吸气。她完全感受不出那人的修为深浅,看来她二人的修为,比这家伙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次真是凶多吉少!

    那人左手扼着狼伊秋,“木火双灵根的女修。罢了,总算元阴还在。凑合着用吧。”

    说着,竟是将狼伊秋狠狠摔在地上,欺身上去。

    狼伊秋哪里敌得过他?“嗤啦”裂帛声传来,月色映着狼伊秋裸露出来的如雪肌肤,晃的程珏眼睛生疼。

    眼看那怪人伏在狼伊秋身上,欲行非礼。程珏一把将狗蛋狠狠扔出老远,“回去报信!”眼看狗蛋跑的没了影,程珏方硬咽下一口血水,抽出灵器红鞭,满运元力,不顾死活的攻向那来路不明的怪人。

    这人满不在乎的轻巧伸出两指,便将鞭稍夹住。程珏鼓动丹田里的灵津化剑,不要钱的顺鞭翻转,刺向那人。

    那人挥手挡下几剑,惊觉指节生疼。

    “元力?”他旋即回首,双目阴晴不定死盯住程珏。

    程珏这才看清,这居然是个银白衣衫的俊美男子。

    只是这男子满面泛出死灰一样的沉沉气色。那双眼尾深深的吊梢美目,闪现着暗红色的不明光影。

    “真五灵根?还是个丫头。”那男子松松放开已然挣扎的脱力,昏死过去的狼伊秋。骤然间到了程珏跟前。程珏手上动作几下,那男子复又扼住她的喉咙。

    “也是个有元阴的,倒是交了好运!”

    男子狞笑着伸手抓住程珏的裙摆,眼看程珏的裙子也要像狼伊秋的一样保不住了。程珏手上微动,“嗵!嗵嗵!”几声连响,男子胸腹剧痛。

    他低头看去,这丫头手里操持这一把,说棍子,又不像棍子的乌黑物件。不停的向他胸腹部吐出一颗颗火球。

    也不知她怎么御使的,明明他已将这丫头的经脉封住了。

    程珏第一次恐惧到浑身颤抖。

    这几个打出去的蕴灵珠,是宿封师兄和凌俞师兄的紫雷和异火所化。而对上这个家伙,居然连皮都没让他破一下?

    她程珏她就快黔驴技穷了!

    趁男子愣神,锁住的灵力稍稍松脱。程珏掏出爆炎符章,艰难挣扎着注入一丝元力,脱手向男子眉心正中甩去。

    男子以为,这小小一坨东西,只是区区筑基期丫头的无用挣扎,本不在意。

    章子一触他眉心,他便随手拂开。

    就在他拿手拂章的一瞬,程珏喉咙少了一只手钳制,她嘶哑着吼叫“破!”

    “嗷啊!”男子眉心爆出一朵白色炎火,他狠手摔下程珏,双手捂住眉心,痛苦的蜷在地上,嚎叫不止。

    谁能想到,眉心是这家伙的命门?

    那魔鬼一样的男子,额头裂开深深一道口子。里面翻翻滚滚,尽是妖异扭曲的蛊虫。他整个面目鼓起条条恶心的筋条,双目通红的简直要滴血出来。

    程珏被这诡异的面孔骇的连连退却,她连滚带爬到狼伊秋身边,甩出把柴刀,任嘴边血沫淋淋漓漓,奋力搬起狼伊秋,就打算御空而去。

    怎奈刚刚流光一样闪出半里地,那面目扭曲的男子咬牙大喝“哪里去?!给本使回来!”

    一招惊天彻底的乌紫虹光,裂空而来,直直打向御剑的程珏!

    程珏绝望的闭上眼睛——果然是炮灰命,出来丢个人,居然就被秒了。不甘心不甘心!她没看到,她戴在颈上的,那毕乾给硬扣上去的项圈,闪现出一道赤红毫光……

    轰然巨响声起,那面目崩裂的诡谲男子,给震的飞出去老远,脸上身上,亦多了几道大口子。

    “好厉害法宝,这丫头,到底什么来头?竟能扛我一击?”这男子一手捂着胸腹的伤口,一手捂着额头。明明伤的如此重,却一滴血也不见,着实看着可怖!

    程珏在灵力暴起的一瞬,便被震得和狼伊秋飞散。一落地,就彻底没了意识,昏死了个彻底。

    男子姿势诡异的扭曲着四肢,落到程珏身边。伸手勾住程珏脖领上的项圈。那项圈上的流光黯淡了些,仿佛还有了一丝裂痕。但即便如此,这男子运尽全力,也无法将这项圈拧断。

    男子咬牙狂怒,运起掌来,正打算下重手。忽觉一股庞大气势远远压来。男子拎起程珏,掏出一块青铜令牌,起掐了个口诀,空中扭曲了一下,裂开一个黑漆漆的口子,男子捉住程珏,一闪身进了这口子,裂痕瞬息隐没。程珏与这男子,俱消失的无声无息……

    月色下,银发红杉的毕乾疾飞而至。

    “程丫头!”他连连呼喊。却哪里有人应他?

    “怎会这样?程丫头惹了什么人,竟激发了我给她的护身宝器?那东西,寻常攻击可是不会有甚反应……明明应该是在这里,怎么连生息都找不见?”毕乾急的团团转。

    他无头苍蝇一样撒开神识搜寻,却只搜寻到昏迷不醒、衣衫不整的狼伊秋。

    毕乾前脚将将抱起狼伊秋,远处,狗蛋带着青云众人,火急火燎的赶到。

    李肃阳眼尖,见狼伊秋那样被毕乾抱着,顿时血往上涌。

    他罕有的一声不吭,连大片刀也不掏出来撑场面,直冲到毕乾身前,狠狠一个拳头砸在毕乾脸上!

    “无耻!”李肃阳着了魔一样对着毕乾痛打。

    毕乾皱了眉,却难得的没有下手回击。

    他轻轻将狼伊秋托放给李肃阳,撤出一步。

    “老夫觉出程丫头身上的护身宝器发动,才从别处赶来。刚到此地,就见这祁连的丫头如此这般躺在那里。我也不多讲,倒是程丫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气息全无。尔等不信也罢,老夫赖怠与你们啰嗦,我自去寻程丫头。就此别过!”说着就打算先走。

    宿封与凌俞、刘师姐、原墨辛几人听了,焦急的不成样子,哪里肯让毕乾走?

    刘师姐抢上一步拉住毕乾,“前辈,我等与您,祁连一别久矣,缘何前辈出现在此?方才究竟生出何事?程师妹是我青云万仞峰亲传师妹,还请您务必给我等一个交代!”

    毕乾看着这一群急赤白脸的青云修士,心中渐渐浮出一个身影。

    他终究摇头叹息一声,娓娓道来。

    原来,当日青云一众下祁连。他毕乾如何不知?

    只是一来,他自恃自己神通广大,自认为,无论程丫头到了哪,他都能轻易找来;二来,他自知宿封几人颇不待见他,他也懒得搭理宿封这么几个愣头青——这么着,他毕乾便松松跟在青云一众后面,晃晃悠悠的凭着一副好皮相,自在红尘中享尽各种温柔艳福。何况他想着,程珏有金丹师兄们护着,她自己战力也不弱,正是长本事的时候。虽然得护着,但也不能护的太过。于是,他给程珏戴的那个项圈,只是个能抵挡高阶修士法力攻击的护身宝器——按说,这高阶修士们,哪里肯去俗世打滚?偏偏程小丫头怎么就运道这么寸?!他一感应到宝器波动,便使了最快威能赶到此地,却也只找到了狼伊秋,独独不见程丫头。

    宿封听了,拎起狗蛋,恨声“关键时候,丢了主子逃!要你这妖宠有何用?!”说罢就要将一腔怒火全数发在狗蛋身上。

    毕乾眼睛一眯,劈手抢过狗蛋。抚着狗蛋背甲,道“且慢,且让我问问这小辈。”

    毕乾听狗蛋呜咽了半天,眉头深锁,向众人道“竟是遇到了魔物。”便将狗蛋所见,一一与众人说了一遍。

    刘师姐听得脸色发白。她急走到呆成木头样的李肃阳身边,细细查看狼伊秋。末了长出一口气,道“元阴还在。只是脱力,又急火攻心,方昏迷不醒。”

    宿封与原墨辛却是一个暴跳如雷,一个呆若木鸡。

    “八成是那*掳走了程儿!”宿封一拳砸向山壁,山壁塌了一层。“程儿能被带去哪?落到那种货色手里,那八成……”宿封浑身颤抖。他觉得之天地间,仿佛一切东西都不再活泼热闹,耳廓中只有杂乱无章的嗡嗡声乱响。

    “你这小子,不会是看上了程丫头,喜欢人家吧?”毕乾戏谑,他继而挖苦宿封,“早干什么去了?放着两个姑娘家,半夜三更出来乱跑,你们也算是做人师兄的么?”

    宿封心口豁然痛彻。

    原来,这样的感觉,不是欣赏,不是仰慕,不是别的,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