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48章 夜战黑店

第48章 夜战黑店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胆贼人!胆敢开黑店坑骗我等,还不快快拿钱,不是,纳命来!”

    李肃阳单手持刀。那竹竿一样的细瘦高挑身姿,怎么看都没啥说服力。

    “哈,黄毛小子,倒也懂几分江湖黑道儿。可惜了这些个迷烟没放倒你们,浪费了!”楼下黑影里,闪出十几个壮汉。

    “啪叽!”狼伊秋将那放迷烟的小二,一甩手丢下了楼,轻灵一跃,足尖点地。连地上的尘土都没惊起一丝。端的是曼妙惊艳!

    “老大老大!这就是那个打了虎爷的小娘皮!还有个小的呐!”

    被叫做老大的,反而是个面容阴鹜的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小了。面目上冷纹横生,一双眼睛流动着冷森银光。一看便知,是个专横心毒的狠茬子。

    这老大摆了摆手,“能把我虎弟打成那样,我当是何等侠士。原来只有瘦猴儿和娘们。想必是虎弟色虫上涌,一时大意。罢了,男的杀尽抛了。打了我虎弟的两个女的,随便你们折腾。回头扔荒葬岗去。”

    “刘师姐,折腾是什么意思?”狼伊秋抬头问楼上。

    “好一群大流氓!”程珏咣叽一下重重跳落在地上,灰尘四起。她抽出一把硬剑,跃跃欲试,“狼姐,折腾的意思就是,把女子%*&oo!!#@@¥%!而且八成是这几个人一起上的!或者轮流来!!”

    刘师姐在楼上听的脸都绿了。这师妹妥妥的没治了!这才入世几天?这丫头都哪学来这么好些垃圾知识的?

    狼伊秋那张俏脸也是一副吃到苍蝇的恶心表情,她刚一声娇叱出喉。旁边李肃阳和宿封原墨辛几个人,早已嗷嗷叫着扑上去拳打脚踢!狼伊秋毫不示弱,一跳一踢,加入战团,狠踹臭流氓!

    “哎哎!给我剩几个试试剑法!别都打死哇!”程珏在外圈挤不进去,着急的直跳脚。

    “回去老实呆着!”宿封拎起程珏的衣服领子,轻轻一甩手,程珏抛物线回归楼上门口。“少看些乱七八糟的书!回头再找你算账!”宿封回头继续拿他那脚丫子,在众匪徒脸上印鞋印儿。

    程珏不岔的起身,打算再度扑下去打人。却被刘师姐揪住耳朵,呲牙咧嘴中被拖回房内。

    “程儿,你从哪知道这些……这些东西?!”刘师姐态度好狠,呜呜呜招架不住啊。

    程珏她能说这些都是没穿越前的常识嘛?

    不提楼上程小珏同学,被刘师姐各种严刑拷打。楼下众修士已将来敌虐待完毕,拿绳索按捆妖兽的方式,将流氓混混们绑了个欲仙欲死。

    “你、你们这群黄毛小儿,我是黑鹰门的渭城堂主。你们杀了我,黑鹰门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黑鹰门?”宿封皱了皱眉头,“是个什么东西?”

    凌俞几人皆摇头不知。

    那被绑住的老大,见状一脸热血的维护门派名誉“我们黑鹰门,可是东钧国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就是连辽国都有我们的堂口!你们哪里来的乡村野夫,竟连我们都不知道。告诉你们,早点放了我等,去总堂磕头请罪,还能捡条命。否则,哼哼,我黑鹰门的好手们可不会饶了你们!”

    “黑鹰门这么厉害?”宿封嘴角勾了起来。

    “那是,我黑鹰门乃是北派第一!”

    “你刚说你是渭城堂主?”

    “然!”那头儿挺了挺胸,奈何被绑的太不人道,勒的他生疼。

    “妥了,我们放个人回去报信。告诉你们那个什么总堂,要想让你们堂主回去,就拿钱来赎。”宿封觉得这下银钱终于有着落了。

    “诶,季师弟,我们问他们要多少钱合适?”

    “唔……这……一路去西北的盘缠,怎么也要几百两银子才够吧。要不问他们要两百两?一百两也成。”

    被绑住的黑鹰门众,各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几个人。一百两?这几个年轻人是在侮辱谁?

    “好,就……”宿封正想说一百两银子。不妨程珏终于脱出刘师姐魔掌,她飞扑到栏杆旁边,向下嘶吼“一百两黄金!”宿封顿住,看着程珏在楼上业务熟练的霸气吼道,“限时明天正午时分,拿一百两黄金来赎人,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撕票!”

    程珏在心里给自己的模仿能力点了个赞。绑匪电影桥段看多了,没想到有一天能用上啊,太爽了有没有?

    小师妹似乎……会很多他不知道的神技能啊……宿封稍微有点傻了。

    放了个汉子回去渭城黑鹰门总堂送信。

    狼伊秋和程珏,各拿了根毛茸茸的兔耳朵草,逗弄那个面目阴鹜的堂主。

    “黑鹰门主要业务是做什么啊?”

    “保护一方百姓。”

    “嘁,就是收保护费么。年营业额,呃……一年总共收多少钱啊?”

    堂主脸一扭,不回答。

    “又不是什么商业机密,还不肯说。算了,你们有门派秘籍吗?”

    “哼,秘籍算什么。我们黑鹰门掌门,是名震武林的老剑客鹰角客的亲传弟子!”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宿封侧头。

    “吓傻了吧?还不快快放了我!”

    “噢!我想起来了。”宿封恍然,悄声向程珏说“三十多年前,我筑基有成。找人磨剑,没人肯应战。碰上个山底下来拜师的剑客。好像就叫什么鹰角客的。那家伙太不经打,被我扔下山了。”

    “师兄你是三十多年前筑基的?”程珏问。

    “是。”

    程珏默默的离开了宿封几步。

    听说师兄十几岁筑基成功。三十年前……师兄原来是大叔!

    “喂,你们为什么要为难那个书生?”狼伊秋正色问。

    “书生?小娘皮,他哪是什么书生。这渭城上下,谁不知道风流贵少叶锦添的大名?”那堂主一脸涎色的揶揄狼伊秋“莫不是你看上了他叶少爷的姿色,想倒贴不成?”

    狼伊秋一怒,下手重了些,一巴掌挥掉了这货两颗牙。

    被突兀抽傻的堂主回过神来,见狼伊秋还要揍他,忙嚎道

    “姑娘别打了!这叶锦添真不是好东西!”

    “你说。”

    “他叶家是辽国巨贾。在东钧也有产业。这叶少爷家里排行十一。年少时好读书,倒是风流好文采。只是他出身商贾,不能入仕。家业也不用他打理,便成天介舞文弄墨。待及了冠,便好美色。广蓄姬妾,携美远游。他一年前,因慕渭城名姬关昭的名头,携了几个姬妾,远游渭城,过的是花天酒地。谁料想东钧攻下了辽国济、浏两州。这仗一打起来,哪有好的。他叶家的汇票不顶用了,听说族里也举族往北动迁。哪有族人顾忌他一个小少爷?他除了吃喝玩乐,又没甚本事,便日日穷起来。他后来便卖姬妾度日。人人看他无情无义,便愈加瞧不起他。待姬妾卖光,这叶少便找人借贷。朋友被他借了一圈,便再无人肯借他。他后来就找上我们黑鹰门。我黑鹰门借人钱财可是利滚利的。他叶锦添还不起钱款,可不就得催逼他还吗?就你们几个外来的生货,不分青红皂白横插一杠!”

    狼伊秋和程珏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书生,不,叶锦添,居然这么,不是个东西?

    狼伊秋和程珏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个一同跳上楼台。

    狼伊秋本出自祁连药宗,一挥手便让这叶锦添清醒了过来。

    叶锦添昏悠悠醒来。见床前站着两位佳人。

    一个身量高挑,一身烈火般红衣,面目侬艳;

    一个身量还未长成,一袭淡绿衣裙,青嫩可人。

    叶锦添眼睛一亮,挣扎着坐起,理了理衣衫。一个拱手之礼“两位佳人有礼了,在下辽国叶氏锦添。”

    端的是风度翩翩佳公子做派。

    “你果然是叶锦添?”狼伊秋问。

    叶锦添心下一喜,揣摩着这美娇娘说不定是过往红颜中的哪一位。

    “听说你卖了好多姬妾筹钱?”程珏直突突的问。

    叶锦添面色一窘,赧然道“这、这也是锦添逼不得已而为之。我身上汇票无用,那些姬妾,跟着我,也是饿肚子。我也是迫不得已……”

    狼伊秋糟心的把眉头皱的能夹开核桃。枉费她还给这家伙,用灵力疏通经脉治伤!

    素指一点,叶锦添仰面倒下继续呼呼昏睡。

    程珏和狼伊秋确认,此货是个渣男无疑。

    狼伊秋在那糟心,楼下的李肃阳还时不时冲着她们的房门,大声长叹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啦、被臭皮囊蒙了心神啦、肤浅啦什么的。

    别说狼伊秋,连程珏都想蹦下去踹桌子踢板凳。

    谁能想到,头一次发善心,就救了个渣渣?

    程珏碰了碰气得哼哼的狼伊秋的胳膊,“狼姐,咱们把他扔了吧。”

    “好!扔哪?”

    一个月黑风高夜,两个纤纤女子,拎着一个大男人。疾走如飞。

    “狼姐,咱们就把他扔这吧。这地方前后数十里都没人。远处有河,渴不死他。”

    “行,这地方也没什么野物,就这吧。”

    两人卸下此男。

    转身欲走,程珏想了想,掏出颗不知道存了多久的辟谷丹,给这叶锦添塞进嘴里。

    “总算我们救了他一命,总也不能让他饿死了。”

    两女转身疾奔。

    正奔的欢,突觉身后疾风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