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02.家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谢榕得知自己心爱的大大是个基佬以后,她便义无反顾地决定投其所好。她特意从网上购买了假发和束胸,连男装都忍痛买了一套,真是被自己的爱感动了。

    披上阿姨洗铁路的小马甲,谢榕在方承然的文下发完小广告后,哀伤地拖着腮叹了口气。

    那天大大把那个小帅哥拉走以后,她也偷偷地跟上去看了,两个人坐在车里,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谢榕想象了五分钟车内可能出现的香艳画面,然后看见小帅哥脸色微红、气息不稳地从车上下来了。

    谢榕抖了抖眉毛,心想,啊,大大不愧是在国外呆过的人,就是这么奔放。

    然而那天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方承然把杨茗拖上车,非常迷人地对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拿你当了挡箭牌。”

    杨茗正在气头上,看着他冷嘲热讽道:“生活中果然人人都是影帝。”

    方承然嘴角仍是挂着淡笑:“我请你吃饭,犒劳你这位最佳男主角。”

    “如果你是最佳女主角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赏脸跟你吃饭。”

    方承然沉默了一下,遗憾道:“可惜这部戏只有男主角。”

    杨茗:“……”

    他愤怒地打算开门下车,手腕却一下子被方承然握住了:“等等。”

    方承然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杨茗却像是甩开传染病一样甩开了他的手。方承然愣了一下,然后轻笑出声:“别这么紧张,我只喜欢女人。”

    杨茗冷哼了一声:“我这么有魅力,难保你突然就改变性向了。”

    方承然:“……”

    他突然靠近杨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眨啊眨啊的:“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对象如果是你的话,其实还不错?”

    “……神经病啊!”杨茗羞愤地摔门下车,扬长而去。

    方承然笑着发动车子,玛莎开过谢榕身边的时候,谢榕往角落里缩了缩。

    那天晚上方承然相亲回去,免不了挨了一顿臭骂,孙盈盈不知在她爸爸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些什么,方爸爸竟然真的担心起自己儿子性向的问题。

    方姐姐在一边忍笑忍得快要脸抽筋了。

    两天后,方承然还是坚持走自己的颓废风,在房间里面打游戏。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姐姐打来的。他考虑了一阵,还是抽空接起了电话:“姐,什么事?”

    电话那头有些闹哄哄的,依方承然的专业判断,背影应该是酒吧。

    果然方姐姐说道:“我在清南巷,出来喝酒?”

    方承然的嘴角抽了抽道:“姐夫知道你去夜店吗?”

    方姐姐又道:“不是我约你,是孙盈盈小姐约你。”

    方承然的眸光动了动:“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方姐姐背过身,压低声音对话筒道:“你装gay从相亲宴上落跑的事她已经知道了,爸让你请人吃饭顺便赔罪,哪知这位大小姐更放得开,直接约你来酒吧喝酒。”

    方承然挑了挑眉,眼里浮起一抹玩味:“现在已经九点过,我要睡觉了。”

    方姐姐好笑道:“你在逗我呢?这个时间在情场高手眼里还不到傍晚,你最好快点来,她带了一个男人在这里等你。”

    “男人?”方承然的唇角扯起,关掉了电脑,“我二十分钟后到。”

    他打开衣帽间,从里面选了一件深紫色的西装,又搭配了一条领带,换好以后对着镜子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换着角度打量自己。

    确定自己能成为今晚的夜店之王后,他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潇洒地出了门。

    谢榕是第一次穿束胸,觉得呼吸有点不顺畅,她正想调整一下暗扣的位置,就看见他家大大从门里出来了。

    紫色是很挑人的颜色,穿得好看的像贵族,穿得不好看的就像便便。

    她家大大绝对是贵族之中的贵族!

    大概是黑夜给了他谜一样的性感,此时的方承然看在谢榕眼里就是妥妥的暗!夜!国!王!

    谢榕的少女心差点就要从胸腔里喷薄而出了,天呐好想强.暴大大怎么办!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狂躁的情绪中时,方承然开着妖冶的玛莎在夜色中飞驰而去。

    谢榕赶紧追了上去。

    尾随方承然至清南巷后,谢榕才觉得有些窘迫。她知道这里是a市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虽然她这个人是有点变态但她自我感觉还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清纯淑女的,夜店这种地方她从来没有去过!

    但她家大大已经驾轻就熟地走进了一家招牌低调的酒吧,谢榕顾不上那么多,只好硬着头皮上。

    酒吧里面灯光很昏暗,嘈杂的人声伴着吵闹的音乐,一下子潮水一般向谢榕涌来。她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地紧跟在她家大大身后。

    方承然在吧台前找到了他姐姐,谢榕见他坐下,自己也在他附近找了个空位坐下。

    帅气的酒保对着她笑了笑,问道:“要点什么?”

    谢榕抱着包包有点拘谨:“果汁,谢谢。”

    酒保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道:“请稍等。”

    方承然在他姐姐身边坐下,旁边是穿了一件迷你短裙的孙盈盈,性感的打扮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派若两人。

    “方少爷,你好啊。”孙盈盈举起手里血红的玛丽,对方承然做了一个干杯的姿势。方承然对她笑了笑:“孙小姐好。”

    孙盈盈又不争气地被他的笑闪了一下,其实不止是她,从方承然出现在这里开始,就有无数道目光有意的无意的追随着他。

    这个男人就像天上的星辰,黑夜能将他衬托得更加耀眼。

    孙盈盈想起他上次在自己面前假装同性恋的事,淡笑了一声,拉过身边的男人对他介绍道:“这是乔飞宇,长得还不错吧?”

    方承然打量了他几眼,眉梢轻挑地看着孙盈盈道:“孙小姐是打算把他介绍给我吗?”

    孙盈盈笑眯眯地道:“是啊,我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刚好介绍给你认识。”

    方姐姐看好戏一般坐在一边,方承然的唇线缓缓扯开,像是绽开的桃花:“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格外动听,而他没说出名字的那个人,更是能让全世界羡慕。

    孙盈盈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想起上次咖啡馆的那个小帅哥,抿了一口酒杯里的酒:“像你这种人,是不可能专情的。”

    “哦?孙小姐这么肯定?”

    孙盈盈没有回话,而是和乔飞宇换了个位置,一副红娘的架势:“你们两个先联络一下感情吧。”

    酒吧里联络感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喝酒,最好是还能喝醉。

    于是乔飞宇提议道:“我们来划拳吧?”

    方承然想了想道:“我之前一直呆在国外,那里划拳的规则和这里有点不一样,不如我们玩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吧。”

    乔飞宇好奇道:“什么?”

    “剪刀石头布。”

    乔飞宇:“……”

    然后这两个人真的玩起剪刀石头布了,让孙盈盈大跌眼镜的是,乔飞宇竟然一次都没有赢过!

    在旁边观战的方姐姐自顾自地喝了口酒,嘴角却几不可见地翘了一下。如果说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在图书馆泡大的,那她家弟弟就是在酒吧里泡大的。

    当年名动江湖的夜店小王子,可不是浪得虚名。孙盈盈一开始约他来酒吧,就是个错误。

    乔飞宇很快就被灌醉了,方承然想第一次见面,下手还是不能太狠了,便对孙盈盈笑笑道:“你的朋友好像醉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孙盈盈皱着眉头看了乔飞宇一眼,心有不甘:“方承然,你不是说自己是同性恋吗?你亲他一下我就相信你。”

    方承然笑了一声,道:“孙小姐,就算是同性恋,也是有原则的。”

    孙盈盈固执地看着他:“我不管,总之你不亲他的话,我就不相信!”

    方承然勾着嘴角垂了垂眸,这就是刁蛮大小姐的必杀技之一,无理取闹。

    谢榕虽然一直努力倾听他们的对话,但无奈酒吧太吵,她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头绪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谢榕回过头去,看见一个像是混血儿的年轻帅哥。

    “能请你喝杯酒吗?”

    帅哥的普通话还带着点洋腔,谢榕看了他两眼,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我不喝酒。”

    帅哥自来熟地在她身边坐下,把手里的一瓶酒递了过去:“来酒吧怎么能不喝酒?”

    谢榕想自己是不是被搭讪了啊?可是她现在的打扮是个男人要搭讪也应该女人来才对啊!

    有点凌乱的她沉着嗓子,故意模仿男人的声音:“我是个男人。”

    帅哥笑了笑:“我就是喜欢你是男人。”

    谢榕:“……”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大是个gay,所以他来的酒吧也是……

    欧——漏!!!!

    谢榕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吧唧一声晕过去。

    帅哥还在一个劲地请她喝酒,谢榕脑袋里不自觉地浮现出许多血腥的新闻标题,比如什么女大学生在酒吧被人下药惨遭分尸……

    谢榕打了个冰凉的寒颤,心里害怕了起来。在这个她陌生的环境里,只有她家大大是她熟悉的,于是她几乎想也没想的,飞奔到了方承然的怀里:“大大救我!”

    方承然被扑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地接住了怀里的那一坨东西。

    对方的腰肢很软,方承然低头看了看,是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不……

    他微微勾了勾唇,对孙盈盈道:“孙小姐看好了。”

    他的手稍稍用力,将对方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低头覆上了两片柔软的唇。

    谢榕整个人都炸了!

    这是肿么了!大大为什么会突然亲她!剧本好像有点不对啊!

    同时呆若木鸡的还有孙盈盈,就连方姐姐都有些惊讶。

    方承然只是碰了一下谢榕的唇,就分开了。他抬头对众人笑了笑,拉着谢榕出去了:“我还有点事,你们玩得开心。”

    谢榕保持着魂游天外的状态,直到车门“啪”的一声摔在耳边。

    方承然侧头看了看她,道:“刚才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不……我……”还可以再来一次的。

    方承然笑了笑:“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突然扑过来?”

    谢榕有些晃神,大大竟然对她笑了!太美了!

    “刚才有个人逼我喝酒,我有点害怕。”

    方承然了解地点了点头:“看你的样子还是学生吧,怎么这么晚一个人来酒吧?”而且还是女扮男装。

    谢榕呆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激动地抓住方承然的手:“大大,我是你的读者阿姨洗铁路啊!”

    方承然:“……”

    谢榕见他出神,又解释道:“阿姨洗铁路就是日语我爱你的意思!”

    方承然:“……”

    他沉默了一下,才弯着嘴角对她微微一笑:“你就是那个天天来我文下发小广告的人?”

    谢榕有点激动:“大大你竟然记得我!”

    方承然呵呵一笑:“为什么要发小广告?”

    谢榕道:“因为发一条五毛钱啊。”

    方承然:“……”

    他打开车门,一双迷人的桃花眼里含着隐隐的笑意。

    “下车。”

    谢榕:“……”

    当谢榕站在巷子口,看着大大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之时,还在感叹人生的变幻无常。

    方承然到家以后,打开电脑刷了刷自己的文,果然又看见了阿姨洗铁路的小广告——天喵急招!还在为没钱看文而忧心吗?还在为不能给心爱的大大砸雷而烦恼吗?加入我们!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方承然:“……”

    这个广告词到底都是谁写的!

    他难得的没有直接删除评论,而是点了旁边的回复。

    作者回复:昨天还是天狗,今天就是天喵了!你到底同时打了几份工!你这么朝秦暮楚你们老板知道吗!

    谢榕回到寝室的时候,其他的几人都坐在床上玩电脑。她默默地洗漱完,也爬上了自己的窝。

    因为今天大大突然吻了她,又突然把她抛弃在街角,她的心情有点跌宕起伏,于是打算直接盖被子睡觉。哪知刚闭上眼,寝室里的一个女生就惊叫道:“花擦!再等三分钟诈尸了!”

    谢榕就真跟诈尸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大大更文了吗?”

    “没,他回复了一个读者评论,还是个……打小广告的。”

    谢榕的眼睛一亮,虽然大大文下有好几个打小广告的,但自己绝对是最勤快的那一个!大大一定是回复自己了!

    她乐颠颠地打开电脑,果然看到了自己的那条小广告。原本总是被删除的小广告,现在因为作者的回复,已经被盖成了一栋高楼。

    “擦,早知道发小广告能让大大诈尸,我早就发了!”

    “有种明天文下的评论全部会变成小广告的预感[拜拜]”

    “大大你有时间回复小广告,你倒是更新啊![笑cry]”

    “这些广告都是骗人的,亲人经历过的人现身说法。”

    “我就想知道大大关爱单身狗的事业发展得怎么样了[doge]”

    谢榕飞快地扫了一眼,然后荡漾地写出了自己的心情。

    [33楼]读者:阿姨洗铁路

    大大,广告内容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我的名字!每一条广告,都是我对你爱的告白!

    方承然:“……”

    这份爱……好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