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08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薇叉掉视频以后登陆教学软件开始讲课,中途休息的时候,音乐周老师给她打了个电话,商量运动会表演时的曲目。

    “我找到一首歌词单纯又有教育意义的歌!”周老师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激动,仿佛在荒漠里发现了绿洲。杨薇不禁好奇起来,捏了捏桌上的酸奶盒问道:“什么歌?”

    “圆周率!”

    杨薇的眉头跳了跳:“圆周率是什么歌?”

    “就是一首歌词全部由圆周率组成的歌啊,一共有小数点后一万多位,全长超过一个小时。”

    杨薇:“……”

    一万多位你是认真的吗?她现在还停留在祖冲之那个年代的级别。

    周老师又道:“不过一个小时太长了,我找到一个精简版的,到小数点后两千位,一共四分钟。”

    杨薇沉默了一阵,问道:“你知道全世界能背圆周率最多位数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是谁?”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周老师:“……”

    她想了想,提议道:“不然到时候给你弄一个提词器?”

    “经费算在你的工资里吗?”

    周老师:“……”

    “容朕再想想。”周老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杨薇放下手机,抖了抖眉毛,两千多位?也许祁笑言可以挑战一下。

    下课以后,周老师的电话又来了:“我想到了,不如我们来一场复古表演?”

    杨薇躺在床上,问:“怎么复?”

    “就四五十年代的感觉,穿着旗袍,烫个卷发,像周璇那样!”

    杨薇皱着眉头道:“我唱不出来那个年代的腔调。”

    “我可以重新编曲,用钢琴伴奏,你就按照现代人的唱法唱就行了。”周老师顿了一下,道,“就唱《永远的微笑》吧,不过旗袍你有吗?”

    杨薇想了想道:“我妈妈有,我应该能穿上。”

    “那就这么定了,我明天把曲编好,我们周一开始排练吧。”

    “好。”杨薇虽然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明天要回家见她妈……一定要速战速决,拿了旗袍就走!

    杨薇专门挑了杨妈妈最忙碌的午饭时段回了家。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掏出钥匙,杨薇一打开门就闻到了浓郁的笋子烧牛肉的味道。她往厨房的方向瞄了一眼,见妈妈正在里头切菜,踮着脚尖穿过客厅。杨爸爸正在阳台上看报,她飞快地闪身进卧室,在她妈妈的衣柜里找了起来。

    她记得她妈妈有条大红色的旗袍,上面还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听说是年轻的时候爸爸送给她的定情信物。不过她也只在照片上看过她妈妈穿旗袍的样子。

    身后虚掩着的房门被人悄悄拉开,正在衣柜里四处翻找的杨薇完全没有发现。杨妈妈往衣柜的方向走了两步,突然开口道:“薇薇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薇吓得惊叫一声,跳起来看着她:“妈,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想吓死我啊!”

    杨妈妈道:“我还没问你在找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杨薇拍了拍的心口,问她:“妈,我记得你有一件旗袍是不是?借给我穿一下呗。”

    杨妈妈的眸光闪了一下:“你要干嘛?穿去相亲吗?”

    杨薇翻了个白眼:“学校运动会表演节目用的。”

    杨妈妈惊喜地看着她:“薇薇你要表演节目啊?到时候记得录下来给我和你爸看看,以后还能放给相亲对象看。”

    杨薇:“……”

    她妈一定是中国说媒大学毕业成绩最优秀的一个学生。

    “旗袍放在那个柜子的。”杨妈妈走过去打开另一扇衣柜门,很快取了件红色的旗袍出来,放到杨薇的跟前比了比,“嗯,我们家薇薇的身材跟我当年一样好。”

    杨薇把旗袍装进袋子里,抱着袋子就往外撤退:“那我就先走了。”

    “这么快就走,不吃个午饭吗?”

    “不吃了,我中午约了盛蕾。”

    杨薇不停地往外走,杨妈妈一直紧随其后:“薇薇啊,我那天听茗儿说祁笑言跟女明星传绯闻,是怎么回事啊?”

    杨薇的眉头跳了一下:“哦,那个已经澄清了,你可以看最新的报道。”

    “那追你的那个玛莎帅哥呢?你们进展得如何?什么时候带回家来让妈看看。”

    杨薇开门的手有些无力:“那个是我们班学生的家长。”

    “家长?”杨妈妈皱了皱眉,“结过婚带着孩子就算了,孩子还是你的学生……不行不行,这个关系有点尴尬。”

    杨薇点点头道:“对没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她马上就要跨出门的时候,杨妈妈一把拽住了她:“上次我去你舅妈家的时候,她说想给你介绍他们单位的一个男孩子,叫我挑个时间把你带过去,大家一起吃个饭。”

    杨薇快哭出来了:“妈,你看弟弟都快要大学毕业了,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

    “别把话题往你弟弟身上扯,他的事我.操着心呢。”杨妈妈在这种时候总是特别机智,“不要以为自己还年轻就不着急,时间过起来可快了,过两年你就三十了。”

    杨薇:“……”

    这个计算能力一定会被祁教授虐到死。

    “还有你堂姐也说想给你介绍个对象,那小伙子是搞电焊的,哦,你不要看不起人家哦,人家可是高级技师。收入高长得又帅,就是眼光也高,一直没找到女朋友。他们这行必须得早点结婚,所以现在着急了吧。”

    杨薇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一行必须早点结婚?”

    杨妈妈甩给她一个“这你就不懂了吧”的眼神,压低声音对她道:“焊接对身体有危害,听说长期从事这个工作,会影响精.子质量。”

    杨薇:“……”

    “说起这个,我觉得祁笑言的质量一定很好。”

    杨薇:“……………………”

    “妈,我先走了,再见!”她飞快抽回自己的手,闪身走出去还带上了门。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杨薇用手背贴了贴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她觉得她妈越来越奔放了。祁笑言的质量……杨薇似乎想起了什么,双颊更烧了。

    杨薇回家以后试穿了一下旗袍,非常合身。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还把自己自拍的一张照片拿给周老师看了看效果。周老师已经把曲子重新编好了,曲调基本没变化,杨薇只需要用现代唱腔唱出来就可以了。

    两人练习了几次,感觉还不错,周老师更是预言第一名的奖品一定是属于她们。杨薇对此表示毫无兴趣:“你很想要那一套文具吗?”

    “不是还有卫生纸和肥皂嘛!”

    ……好吧。

    她们从音乐教师出来的时候,一群学生也刚好从旁边的教室出来。周老师关好门,转过头来对杨薇道:“看见了没,去年的校园十佳歌手将联袂献唱《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多么强大的阵容啊。”

    杨薇扯了下嘴角,比起这个选曲才是槽点吧?组委会居然给通过?早知道她就选《姐明天不上班》了。

    “我去买水,你们要喝什么?”梁明灏作为去年十佳歌手的冠军,非常大方地表示要请大家喝水。

    “我要可乐。”

    “。”

    “。”

    “mefour。”

    同学们开始排队,杨薇的眉头跳了跳,幸好姚老师现在不在这里,不然说不定会气得跳脚。

    十佳歌手们看见杨薇和周老师过来,都自觉地跟他们问好,周老师拍了拍顾磊的肩,语重心长地道:“不是这样用。”

    杨薇:“……”

    不要说得好像真有这个词一样好吗。

    总之,运动会就在大家如火如荼地准备下拉开了序幕。杨薇这天特意提前了一些出门,下楼时却看见了好几天不见影子的祁笑言,他正站在车旁,看样子是在等杨薇。

    杨薇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走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祁笑言道:“那件事应该算是过去了吧?”虽然微博上还是热门话题,论坛上也扒得正起劲,但都跟他没什么关系。杨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跟着他上了车。

    祁笑言把车开出小区,瞟了一眼杨薇手上的纸袋:“里面装的什么?”

    “旗袍。”杨薇说着还拿出来给他看了看,“今天学校运动会,表演节目用的。”

    祁笑言的眸子动了动,侧过头来看她:“你要表演什么?”

    “周璇的《永远的微笑》,待会儿还得做头发呢。”

    “会录视频吗?”

    “应该会吧。”

    祁笑言回过头去没再说话,到校以后,他停好车子,叫住了正准备下车的杨薇:“宝宝。”

    杨薇疑惑地回过头去,祁笑言倾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杨薇整个人都懵逼了,祁笑言微微勾起嘴角:“你今天很漂亮。”杨薇有些窘迫地瞪了他一眼,飞快地窜下了车,几乎是落荒而逃。

    运动会的开幕式结束以后,赛场很快热火朝天起来,此起彼伏地加油声差点就要盖住广播的声音了。没有比赛的同学积极地给广播站投稿,主持人也被赛场的气氛感染,激情飞扬地念着广播稿——

    你的身影就是天边最美的云彩,赤橙黄绿青蓝紫。你的马尾在赛道上摇摆,就像一个加速马达。啊,美丽的少女,你蹦跶时肉肉的质感,比中午的红绕肉还要诱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在跑道的尽头等你,不见,不散。五年级二班梁明灏同学来稿。

    杨薇:“……”

    没过一会儿,教导主任走上主席台,拿过广播员的话筒道:“请同学们不要写情诗上来,特别是还写得狗屁不通的那种。”

    杨薇:“……”

    上午的比赛结束以后,下午进行了几个小项目,就开始了同学们期待已久的联欢会。杨薇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做好了头发,现在和周老师在一起等着上台。

    联欢会是对家长开放的,只要愿意来参加的家长都能观看。

    所以方承然代表梁明灏同学的家长光明正大的站在操场上等着杨薇上台。不少女老师和女性家长都在偷偷打量她,大胆点的还会借故攀谈两句。方承然看见站在舞台边上的杨薇后,跟身边一个学生的表姐说了句什么,就朝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杨薇还在默念歌词,看见方承然过来后,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方承然,你也过来看表演吗?”

    “嗯。”方承然看着她笑着点了点头,“你穿旗袍很好看,这个发型也很适合你。”

    杨薇鼓了鼓腮,对他道:“谢谢。”

    方承然笑了一声:“你很紧张?”

    “有一点。”

    “有没有试过在手心画人字?”

    杨薇有些忍俊不禁:“我又不是小孩子。”

    一直在一旁听他们说话的周老师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位是……?”

    “梁明灏的舅舅。”杨薇介绍道,“这是教音乐的周老师。”

    “周老师好。”方承然对着周老师微微一笑。

    周老师面色一怔,魂飞天外:“舅、舅舅好。”

    杨薇:“……”

    方承然:“……”

    还好这个时候主持人及时地报出了她们的节目,杨薇拖着周老师上了台。

    钢琴的前奏响起来以后,杨薇因紧张而狂跳的心脏,莫名就安定了下来。她跟着节奏,对着面前的话筒缓缓唱道——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他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杨薇的歌唱得算不上多专业,但嗓音还是十分悦耳。穿着旗袍的扮相更是将人带入了四五十年代的感觉里。

    五年级二班的同学在她唱完第一句后,就非常给面子的卖力鼓掌,甚至还有吹口哨的。杨薇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一首歌唱得特别顺,也没有忘词。接近尾声的时候,台下的观众突然喧哗起来,杨薇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竟见方承然抱着一束玫瑰花走了上来。

    这下不止是同学们,就连老师都有不少吹起口哨来。杨薇又懵逼了,刚才看他手上都没有花的啊,这花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她心里有点慌,幸好方承然只是上来献了一束花,就走下了舞台。梁明灏已经用手机拍下了刚才那一幕,准备回去发给他妈妈。

    节目结束之后,获得了热烈的掌声,杨薇抱着花和周老师站在一起跟大家鞠了个躬,就匆匆下台了。

    杨薇走到方承然,心有余悸地道:“刚才吓死我了。”

    方承然轻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当众告白吗?你们的节目很棒,我是献给你们节目的。”

    杨薇撇着嘴角看了他一眼,转身往教学楼走去:“我去放花。”

    周老师跟着她一起去了办公室,羡慕地看着那一束红玫瑰:“真漂亮。”

    杨薇想了想,把花束拆开,分了一半给周老师:“节目是我们两个一起表演的,花当然也有你的一半。”

    周老师感动地给了她一个拥抱:“我这就去把花插上。”

    杨薇也拿起办公室里的一个花瓶,去洗手间接了点水,把玫瑰花插了进去。把花瓶放到桌上,杨薇托着腮看着面前盛开的玫瑰,皱了皱眉。她不是很期待收到这种漂亮的花束吗?怎么总觉得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激动呢?

    她抿了下嘴,往外走去。到操场的时候,主持人正在报幕:“接下来出场的是去年票选的校园十佳歌手,他们为我们带来的节目是《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

    这个歌名一出来,就引起了同学们的强烈共鸣,掌声震天。十个同学走上台后,欢快的音乐响了起来。

    “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我要回家,做我的梦想!……

    学校不让留头发,土得掉渣,还告诉爸妈,你的孩子太差……”

    杨薇:“……”

    这是她第一次听这首歌,被稚嫩的童音唱出来,有一种……迷之感动。

    这首歌获得了全场最持久最火爆的掌声,最后也毫无悬念地获得了第一的名次。

    方承然也默默地把整个节目录制了下来,准备回去发给他姐姐。

    联欢会结束后,同学们开始清理会场。打扫干净以后,杨薇又在教室里给大家开了一个小会,主要内容是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以及明天准时到校。

    今天下班的时间比平时放学还要晚些,杨薇离校的时候,发现方承然竟然还等在门外。

    最糟糕的是,祁笑言的车也在门外。

    他们两个站在自己的车前,互不理睬,就像两个独立王国的国王。

    杨薇彻底囧了,这要肿么破!

    门口的胖保安也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玛莎拉蒂和奥迪第一次遇上了,究竟谁能代表肯德基哦不,究竟杨老师会选择谁!

    “宝宝。”

    “杨薇。”

    看见杨薇出来,祁笑言和方承然同时叫了她一声。杨薇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朝方承然走了过去。方承然的嘴角顿时敲了起来,祁笑言的脸色却黑了下去。

    杨薇走到方承然跟前,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晚上有空吗,一起去吃饭?”

    “嗯……我最近一段时间晚上都有课。”

    方承然的嘴角慢慢变成了一条直线:“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祁笑言比较顺路。”她抿了抿嘴角,有些为难地看着他,“方承然,就像上次我跟你说的,我觉得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方承然看了她一阵,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在你答应跟他复婚以前,我不会死心的。”

    他说完就跨上车,红色的玛莎飞快地开了出去。杨薇看着它消失,转身朝祁笑言的车走去。

    奥迪依旧不疾不徐地行驶在路上,杨薇侧头看着祁笑言,勾了勾嘴角:“你心情很好?”

    “还不错。”

    祁笑言的音质和平时一样冰凉,但杨薇却从里面听出了笑意。她皱了下鼻子,对他道:“臭美。”

    祁笑言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悄悄翘了起来。

    到家以后,祁笑言也跟着杨薇上了楼。杨薇换好拖鞋走进客厅后,习惯性地朝阳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兴奋地冲了过去:“卷卷你快来看,花开了!”

    原先含苞待放的玫瑰已经盛开了好几朵,碧绿的叶子里点缀着几点红色,不觉突兀,反而有种别样的美。

    “好香啊!”杨薇凑上去闻了闻,对身边的祁笑言笑了笑。祁笑言别开头,转身走了出去:“我先去做饭。”

    杨薇看着他的背影,挑了下眉梢,从包包里拿出手机,选好角度对玫瑰花照了张相。把图片传上微博后,她想了一下,编辑了一段话,一起发了出去——

    心上的人儿,有多少宝藏,他能在黑夜,给我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