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离婚这件小事 > 第11章 暴露

第11章 暴露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值午饭时间,帝都大学的学生正在享受自己悠闲的周末时光。

    一个修长的人影从校门口飞快地闯了进来,和周围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祁笑言早上的时候去了一趟教研室,这会儿刚从楼里出来。他看了看时间,决定先去食堂吃午饭。刚转过身,就听有人在背后叫他:“祁笑言!”

    这个声音绝对算不上友善,甚至可以说有些凶恶,不过祁笑言还是回过了身去——因为他听出来这是杨茗的声音。

    杨茗的黑发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显得有些凌乱,他冲到祁笑言面前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减速,抡起一拳就朝他的脸上打了过去。带着凉风的拳头准确地吻上祁笑言的下巴,祁笑言被揍得退后两步,抿了抿自己发疼的嘴角。

    杨茗居高临下地站在他对面,身上的怒气并没有因刚刚挥舞出去的拳头而消散分毫:“祁笑言,当初是你一声不吭地娶了我姐,现在才一年你又不声不响地跟她离婚,你当我姐是什么?她嫁给你以前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还为了你放弃留学,你就这样对她?你凭什么?!”

    他怒气冲冲地说完一大段话,又捏起拳头准备再给祁笑言一拳。

    “杨茗!住手!”杨薇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杨茗的手,“这里是学校,你在做什么?”

    杨茗咬了咬后牙,甩开杨薇的手,站在原地没动。杨薇回过头去看祁笑言,他的嘴角泛着点青色,还渗出几根血丝,杨薇有些着急地上前扶住他的胳膊:“卷卷,你没事吧?”

    “我没事。”祁笑言摇了摇头,却是没有挣开杨薇的手。杨薇从手提包里翻出一包纸巾,帮他擦拭嘴角的血丝:“你平时不是经常健身吗,这一拳你明明躲得开的吧,干嘛要站在那里让他揍?”

    祁笑言道:“他看上去很生气,这样或许能让他好受一点。”

    杨薇抽了下嘴角,杨茗这个死小子下手也不知道轻一点,幸好教研大楼这边人不多,否则被学生看到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杨茗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他都跟你离婚了,你还管他做什么?”

    杨薇回头过来,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是和平离婚,他没什么对不起我。而且祁笑言是教授,你在学校动手打人,影响很不好。”

    杨茗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就是要让别人看清楚这个人渣的真面目。”

    杨薇有些生气了:“我都说了我们是和平离婚。”

    杨茗气急败坏地看了她一眼:“我懒得管你的事了,你自己回家跟爸妈解释吧!”

    杨薇看着杨茗飞速离开的背影,一下子蔫了。他要回去告诉爸妈吗?她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啊!

    祁笑言看着她,询问道:“需要我过去帮你解释吗?”

    “……不用了。”如果他过去,杨薇相信这次她爸真的会打死他,“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祁笑言叫住她,眼里的光影就像经过精心雕琢般蛊惑人心,“喜欢玛莎拉蒂吗?”

    杨薇只愣了一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看着祁笑言,嘴角勾着一点得意的笑:“如果参照物是哥德巴赫,那他确实更有吸引力。”她说完冲祁笑言挥了挥手,还不忘叮嘱道,“记得吃药哦,教授。”

    祁笑言看着她的背影走远,转身朝另一边走出。转角处站着一个人,沉静得快要跟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是宋瑾。

    祁笑言看见她后,走路的频率没有丝毫改变,仿佛这世上一切都无法打乱他的脚步。

    “你怎么在这里?”

    宋瑾对他笑了笑,语气轻松地道:“剧组在休息,我就想逛逛母校。”

    祁笑言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这个答案无可厚非。宋瑾跟上他的脚步,和他并肩走在校园里:“刚才那个女生是谁?你的学生吗?”

    “不是,她是我前妻。”

    祁笑言的声音像是从天上浇灌而下的海水,瞬间将宋瑾淹没。

    她猛地顿住步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前妻?你结婚了?”

    “嗯。”

    就在祁笑言这简短的一个字之间,宋瑾受到来自前妻的十万点伤害。她站在原地回了好一会儿血,才又跟上了祁笑言的步伐:“可你已经离婚了,是吗?”

    祁笑言不答反问道:“你这样和我走在一起,不怕媒体乱写吗?”

    宋瑾突然笑了笑,快步走到他跟前,像读书那时仰头看他:“今晚有空吗?我们出去吃饭吧。”

    杨薇走出帝都大学的校门口时,杨茗还站在那里等她。她想了两秒,笑着走了上去:“你是在等我吃莉莉丝烤肉吗?我现在超级饿,我们快走吧!”

    杨茗面无表情地道:“请你回家吃爆炒腰花。”

    杨薇:“……”

    她维持着脸上的笑,踮起脚尖揉了揉杨茗的头发:“时间过得好快啊,想当初你还是一个只会跟在我身后哭鼻子的小不点,现在已经可以帮我揍人了啊。”

    杨茗不自在地拨开她的手,板着脸看她:“不要指望我会帮你给爸妈说好话。”

    杨薇瘪了瘪嘴,又笑着对他道:“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啊,感觉揉你的头比以前更费力了。”

    杨茗走到路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你还是把精力留着对付老爸老妈吧。”

    杨薇:“……”

    说好的姐弟爱呢!

    杨薇和杨茗到家的时候,杨妈妈正在厨房里弄午饭。听见开门声,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见站在门口的两姐弟时,惊讶地问道:“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杨薇几步窜到了杨妈妈的跟前,笑得脸都快开出一朵花了。杨茗赶在她垂死挣扎之前,飞快地道:“姐姐跟祁笑言离婚了。”

    杨薇:“……”

    这个人真的是她弟弟吗!

    杨妈妈愣在原地,连眼睛都不再眨一下。杨薇好担心她会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下去,紧张地扶着她的手臂。半晌过后,杨妈妈关掉煤气灶上的火,解开系在腰上的围裙,走出厨房:“你们跟我出来。”

    ……

    杨家高峰会议。

    杨爸爸和杨妈妈坐在最上座,杨茗坐在左边,杨薇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接受审讯。

    “当初你就瞒着我们把婚结了,现在又瞒着我们把婚离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对父母!”杨爸爸猛地一拍桌子,杨薇跟着桌上的茶杯一起跳了一下。

    杨妈妈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余光落在杨薇身上:“你老实跟妈说,你们为什么离婚?是不是祁笑言出轨?”

    “不是,是我提出的离婚。”

    “什么?难道是你出轨?!”杨爸爸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杨薇抽了抽嘴角道:“离婚又不是只有出轨这一个原因……”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性格不合。”

    “性格不合你当初还跟他结什么婚!”

    杨薇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他一眼:“爸,别这么生气,很容易高血压的。”

    杨爸爸愤怒地道:“我迟早被你气成高血压!”

    杨妈妈站起身来,出声劝道:“好了好了,他们现在离也离了,你再怎么生气也于事无补,不如想想将来怎么打算。”

    杨爸爸深呼吸一口气,对杨薇问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杨薇道:“就原来那里,祁笑言把房子给我了。”

    杨爸爸呵呵一笑:“我稀罕他一套房子!男人离婚跟女人离婚能一样吗!幸好你们没有小孩,不然看你现在怎么办!”

    杨妈妈一听也像想起了什么,紧张地看着杨薇:“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

    杨薇的嘴角又抽了起来:“放心吧,我们每次都做了安全措施。”

    屋里的气氛莫名染上了一层暧昧的尴尬,杨爸爸和杨妈妈同时看向杨茗,杨茗正襟危坐道:“我已经成年了。”

    空气似乎滞了一下,杨爸爸轻咳一声,对杨薇问道:“你现在怎么去上班的?”

    杨薇道:“坐公交啊。”

    杨爸爸想了想道:“我给你买辆车,你去报个驾校,以后自己开车上班,方便些。”

    杨薇的眉头跳了跳:“不需要啊,我们那离学校又不远,五个站就到了。而且坐公交多好啊,低碳环保又便宜!”

    杨爸爸抽着嘴角瞥了她一眼:“你不就是懒得学车吗!”

    杨薇扁扁嘴,不置可否。杨妈妈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看着杨薇笑容可掬:“车可以不学,但是你得尽快找个男朋友。”

    杨薇:“……”

    她就知道她妈会这样,所以才觉得无法面对她啊!平时给左邻右舍介绍对象还不过瘾,终于要把魔爪伸向她了吗!

    杨薇抿了抿嘴,道:“妈,我才刚从婚姻的坟墓里爬出来,你这么快就想再把我踹回去了吗?”

    “只是叫你找个男朋友先处着,又没叫你结婚。明天刚好是周末,我帮你安排人相亲吧。”

    杨薇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才24岁,不用这么着急吧?”

    杨妈妈正色道:“你以为都是24岁,你和那些刚工作的小姑娘还一样吗?”

    这是典型的歧视离婚人士,杨薇撇了撇嘴道:“那大不了我一个人过,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啊。”

    杨妈妈嗤之以鼻:“你一个人过?你知道怎么交水电费吗?”

    杨薇:“……”

    真是……知女莫若母啊。杨薇梗了梗脖子,看着她道:“我大学都毕业了,交个水电费能有多难?”

    杨妈妈道:“这个收费每个小区不一样,我们这边水费是物业代交的,每月交物业管理费的时候一起交给他们就行了。电费是先充钱再用,用完就没有了,你得注意经常去查。气费是先用再充钱,但是超过一定时间会交滞纳金。如果你们那边水费也是自己用水卡刷,那水剩得不多的时候会断水一次,你去水箱刷一下就行,哦水箱电箱一般都在楼道里,你应该找得到哪个是你家的吧?还有缴费的地点,不一定你住在哪个区就在那个区交哦,跨区交水费不要太常见,还有……”

    杨薇抹了抹额头,对杨妈妈笑着道:“不如我们来谈谈相亲吧。”

    杨妈妈得意一笑,跟我斗?你从小就算不清帐我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