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离婚这件小事 > 第2章 初见

第2章 初见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薇第一次见到祁笑言,是在帝都大学的校门口。

    那个时候也是初春,祁笑言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站在教学楼前出神。他的头发偏长,盖住了耳朵和后颈,还有些自然卷,若是按照高中男生的发型标准,属于典型的违禁发型。

    他站在阳光下,不知是在想什么,身后的台阶上一群学生吵吵嚷嚷地在站队,似乎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杨薇几乎是一眼就确定,这个人就是余诗诗供奉在神坛上整整四年的男神——祁教授。

    余诗诗是她表妹,和她一样今年毕业。

    余诗诗的老家不在a市,她爸爸在老家给她找了个实习单位,今天照完毕业照就要回去实习了,杨薇是专程过来给她当苦力的。

    余诗诗一见到杨薇,就迫不及待地给她安利祁教授:“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那个就是祁教授,是不是很帅!”

    杨薇点点头表示赞同,从那接二连三跑下来找他告白的女生就可以看出来——只不过她们走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

    余诗诗用胳膊肘捅了捅杨薇,低声道:“你去帮我约他吃个午饭呗。”

    杨薇:“……”

    “表姐,这是我一生唯一的请求。”余诗诗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拒绝起来也不会太惨烈的。”

    杨薇:“……”

    这是明知会被拒绝还是要她上的意思吗?

    在余诗诗的软磨硬泡下,杨薇还是厚着脸皮上了——她不会承认她其实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跟祁教授说上话。她刚朝祁笑言的方向走了两步,就受到了教学楼前所有女生的关注,她下意识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走到祁笑言身边时,杨薇发现自己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在距他还有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小声地叫道:“祁教授。”

    “怎么证明面积一定的简单闭合曲线集合中圆的周长是最小的?”

    他的语速很快,音质也十分特别,像是最昂贵的钢琴被最好的钢琴师奏响,干净又悦耳。

    只不过话的内容就……

    “啊?”这是杨薇当时给祁笑言的回答。

    祁笑言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微微一怔。眼前的人有一头漂亮的卷发,刚到胸口,中规中矩的亚麻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愣了三秒,才道:“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杨薇有些尴尬,扬起嘴角对他笑了笑:“我是余诗诗的表姐,她想……请你吃饭。”

    最后四个字已经低得不能再低。

    祁笑言朝余诗诗的方向看了一眼,余诗诗立刻正襟危坐。

    他回过头来,看着杨薇:“不好意思,我晚上已经约了人了。”

    意料之中。

    杨薇笑着对他说了句打扰了,就返回了余诗诗身边:“他说他晚上约了人了。”

    余诗诗呆了呆:“可是……我是约他吃午饭啊。”

    杨薇:“……”

    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再上第二次了,于是午饭两人随便找了家小面馆解决。杨薇提着余诗诗的大行李箱从女生宿舍里走出来时,一个路过的男生殷勤地跑上来帮她提箱子,直到把她送上出租车,还没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

    “嘁。”余诗诗关上车门,对男生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怎么我以前提着行李箱爬上爬下的时候就没见有人来帮我?”

    前排的司机淡淡地道:“看脸。”

    余诗诗:“……”

    那她待会儿可不可以看脸来决定付不付车费啊!

    最后她当然付了车费,杨薇把她送上长途汽车后,完成使命返回市区。刚坐上出租车,就收到室友简双的电话:“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杨薇还没开口说话,简双又补充道:“穿漂亮点。”

    杨薇的眉梢动了动:“跟你吃饭需要穿漂亮点吗?”

    “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大学教授。”

    杨薇惊呆了:“你不会是把系里的教授都得罪光了吧?”

    “谁跟你说是我们学校的教授?”简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全都是帝都大学的教授!”

    杨薇的嘴角抽了抽:“双儿,离愚人节还有十天呢。”

    简双忍不住在电话那端爆了个粗口:“我跟你直说了吧,我表姐他们公司的四个同事约了帝都大学的四个教授吃晚饭,但是有两个同事今天临时要加班,来不了了,这才轮到我们你造吗!”

    简双她表姐杨薇是见过的,听说是在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上班,打扮得非常有气质又带着一股子职业女性的干练,是她们寝室大半女生的偶像。杨薇想了想,干巴巴地开口:“这个……是不是联谊啊?”

    “不,我们这叫集体相亲。大学教授每天不是写论文就是搞研究,个人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我们应该关爱他们。”

    杨薇的嘴角抽了抽:“想想邓教授的瓜瓢脑袋,你确定你想关爱他们?”

    简双沉默了一下,道:“晚上是在moonlovers吃西餐,对方付钱。”

    lovers是a市新开的一家西餐厅,听名字就知道主题是虐狗。杨薇和简双一次都没去过,但她们的一个室友和男朋友去吃了一次之后,把那里夸得天花烂坠。一番思想斗争后,杨薇和简双始终没有厚下脸皮假装百合去吃饭。

    这次有这么绝好的机会,还不用她们付钱,杨薇慎重地考虑了一秒,欣然答应:“成交!”

    在寝室里疯狂地换衣服时,杨薇还是忍不住担心:“我们冒充成世界五百强的白领女性,真的不会穿帮吗?对方可是高智商人群。”

    简双套上一件吊带连衣裙,抽空瞥了她一眼:“你就说下班时间不谈工作问题。”

    杨薇不禁对她竖起大拇指:“高。”

    晚上六点,杨薇和简双准时到达了西餐厅,简双的表姐已经等在外面了。她看了她们一阵,赞扬道:“眼妆画得不错。”

    杨薇有些紧张,几乎是被简双拖进去的。走到预约好的餐桌前时,简双的脚步却猛地停下了。

    “怎、怎么了?”杨薇被她搞得更加紧张兮兮了。

    简双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终于发出了声音:“祁、祁教授。”

    杨薇一愣,顺着她呆滞的目光看去,一个发光源霸道地闯进了视线里——正是她早上才见过的祁教授。

    不同于那时简单的穿着,此时的祁笑言穿了一套最传统的黑色西装,却将他身体的线条流畅地勾勒出来,显得优雅又极具张力。

    原来他说的约了人,就是集体相亲啊……不、不对,像他这种条件的人,还需要相亲?!

    简双颤抖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薇薇儿,我有点紧张。”

    “我感受到了。”杨薇把她死死扣在自己手臂上的指头掰开,“你也认识祁教授?”

    简双道:“我们邻居家的小孩已经在朋友圈上花样秀教授两年了。”

    杨薇顿了顿,侧头看她:“这件事你居然瞒了我两年?”

    简双:“……”

    现在重点是这个吗?

    杨薇也意识到重点不是这个了,因为她突然想起,祁教授认得她啊!

    “双儿,我突然肚子痛,我先走了。”杨薇说完就想往门口溜去,手腕却被简双一把抓住了。

    “现在还想走?没看见祁教授一直在看你吗!”

    简双这话说得咬牙切齿,杨薇颤着小心肝回过头去,一不小心就撞上了祁笑言的眼神。

    那眼神就跟带电似的,让杨薇一瞬间有种触电的错觉。

    完了完了,他肯定是认出我了。杨薇此时很忧伤,她连餐盘都还没看到,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由于祁笑言异军突起的容貌,大家都想抢占他对面的那把椅子,但发现他一直盯着杨薇,又默默地把位子让给了杨薇。当杨薇在祁笑言对面坐下时,被她们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哭了。

    隔壁桌的三人已经聊开,只有祁笑言还和杨薇相顾无言。杨薇一直埋着脑袋盯着自己的手提包,祁笑言突然开口,清冽的声音如同面前的红酒,缓慢旋转:“你是大学生。”

    杨薇:“……”

    她就知道她不可能骗过高智商人群的!

    “我、我只是被拉来凑人数的……”杨薇小声地解释道。

    祁笑言道:“理解,我也是被拉来凑人数的。”

    数学系组长在他面前哭诉了三天,一再保证他去了只用负责装饰门面,其余什么都不用管,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晚餐吃得还算愉快——除开杨薇想借酒给自己壮胆,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灌醉这件事。饭后大家还打算去唱k,祁笑言见杨薇醉成这样,便提出反对意见,最后大家商量的结果是,祁笑言负责送杨薇回家。

    路上杨薇嚷嚷着不要回家,祁笑言只好把她放在了酒店。杨薇不知抽了什么疯,见他要走便抓着他的领带,把人给拽了下来。

    这还是祁笑言第一次离一个女孩子这么近,他还没回过神来,杨薇已经一口亲了上去。

    用曾经跟杨薇表白过的男生的话来说,杨薇就像一个洋溢着奶油香气的蛋糕,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咬一口。

    祁笑言尝到杨薇的味道,就有点停不下来了。一晚上*,因为都是第一次,配合得不是很默契——祁笑言左肩上那个血淋淋的牙印就是最好的证据。

    第二天醒来后,满地的狼藉让两人惊觉大事不好。

    一个觉得自己借着酒疯强了一个大学教授,一个觉得自己趁人之危玷污了人家的清白,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对对方负责,于是火速地办理了结婚登记。

    得知他们结婚后,杨爸爸差点把祁教授活活打死,杨薇声称祁教授是高级知识分子,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杨爸爸才抽着嘴角停止了杀戮的手。之后两人又补办了婚礼,宾客们用一模一样的震惊表情参加完了整场婚礼。

    因为当时正值杨薇毕业,一大堆面试要跑,两人也没去度蜜月,不过约好等到明年暑假,一起去欧洲豪华八国游。

    只是还没等到暑假,他们就离婚了。

    杨薇一口气喝完杯里的酒,闷头吃菜。这婚结得太仓促,也太欠考虑,因为婚前两人对彼此缺乏必要的了解,导致婚后不可避免地出现许多矛盾。两人互相忍了对方一年,还是走上了离婚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