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讨逆 > 第1255章 我们,麻烦了

第1255章 我们,麻烦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安大军一直驻扎在邢州,而邢州之前就是邓州。

    大堂内,众将云集。

    地图就挂在边上,一个老将指着邓州自信的道:“老夫确信,大军只需开进,邓州军便会打开城门,迎接王师。”

    窦重跪坐在边上,不置可否。

    他看了魏忠一眼,“老魏以为如何?”

    谁都知晓魏忠的女儿魏灵儿和那位秦国公之间的关系亲密,为此魏忠对杨玄的态度也颇为微妙。

    这是在刺激魏忠。

    魏忠没看地图,“舍古人来自于山林中,野性难驯,凶悍异常。北辽连续数次攻打皆败北。这是一个凶狠的对手……”

    窦重沉声道:“说直接些。”

    是吗?

    魏忠看着他,“北辽除去南方大军之外,其余军队与大唐一般疏于战阵。承平多年,那些北辽将士面对这等凶悍的野人,败北是必然。

    而南方的北辽军多年来一直压制着大唐,自信满满。你我都知晓,将士们自信满满,十成的实力,便能使出十二成来。可这样的北辽人,依旧被北疆打的满地找牙。”

    “这么说,你看好杨玄?”窦重的眸子里多了些冷意。

    “老夫不知为何总有人说北疆会败。”

    “那你为何觉着北疆必胜?”窦重问道。

    “简单。”魏忠说道:“长安大军出击,北疆震怖,根基不稳。在这等时候,杨玄灭了北辽,留下人马戍守宁兴就是了。

    宁兴乃是坚城,舍古人也就万余人,其余人马皆是北辽降卒,想攻破宁兴那等雄城难之又难。北疆大军随即回撤,压住局势,静待长安大军来临,这才是杨玄该做的。”

    “那么,魏大将军以为他为何不归?”随军的内侍冷冷的问道。

    “老夫以为,他不归,是因他觉着,此战必胜!”魏忠说道。

    内侍呵呵一笑,“大将军对杨逆倒是信心十足啊!”

    这话是在暗示:你是不是和杨逆在互通款曲。

    大唐到了这等要紧的关头,一群蠢货还在党同伐异……魏忠想到了女儿在来信中的话。

    ——阿耶,你常说天下大才皆在长安,我信了,于是便去参加诗会。我看到了许多大才,才华横溢,或是谈兵论道自信满满。

    可我发现,这些大才,没有一个能与杨玄相提并论。

    ——杨玄不乏冒险的勇气,但,他不是那等孤注一掷的赌徒。

    ——他坐拥北疆以及北辽最为富庶的南方,只需数年便能强大到令长安谈之色变的地步,那么,他急什么?

    魏忠一直觉得女儿是个娇娇女,直至一次有人来家做客,魏灵儿恰好见到了,回头给他说,那人走路时目光游离,看魏家的装饰时带着一种估值的审视……不可深交。

    魏忠不以为意。那人是他故交老友的儿子,来长安是想请他帮忙。事儿不大,但涉及到了两个权贵。

    魏忠本已决定出手,可却因为有事儿耽误了半日。半日后,他得知那位老友之子竟然把他给卖了。

    魏忠虽然恼火,但女儿竟然有这等识人之明,却令他生出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欢喜。

    杨玄和舍古人的大战会如何,魏忠也拿不定主意,直至魏灵儿的书信到来,他才决定赌一把。

    赌赢了,他便是高瞻远瞩,窦重威风扫地。

    赌输了,窦重多半会悄然弹劾他和杨玄互相勾结。

    但!

    那又如何!

    窦重在频繁施压,在寻找他的错处,这事儿是窦重的本意,还是皇帝的授意还不得而知。但作为勋戚的代表人物,魏忠不准备忍了。

    所以,他赌了!

    “老夫觉着,北疆,必胜!”魏忠澹澹的道。

    “哦!”内侍看了窦重一眼。

    看来,寻老夫错处是皇帝的意思?

    魏忠心中一冷。

    窦重说道:“舍古人,凶狠。”

    北疆还差点意思。

    内侍尖利的笑道:“可见魏大将军对北疆情有独钟啊!”

    情有独钟这个词用的莫名其妙,但众人都感受到了些暗流涌动的气息。

    魏家虽说在勋戚中颇为得意,但当下的大局越来越明晰:随着卫王被囚禁,越王独孤求败。皇帝很明显要和杨松成联手来一场清洗。

    世家门阀中,周氏几乎已经预定了一个灭族的指标。

    宗室中,梁王等人被削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权贵中,魏忠首当其冲。

    魏忠要想在这个局中死中求活,委曲求全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孩子过家家,我认输了,我认你做老大就完了。

    这是你死我活!

    魏忠就算是此刻致仕,依旧逃不过清算。

    在判断想拿自己错处的是皇帝后,魏忠就知晓,此次令自己随军北上,不是什么倚重,而是想借此拿下自己。

    既然如此,老夫便赌一把!

    魏忠起身,“老夫还得去巡查一番。”

    等他走后,大堂里的气氛活跃了许多。

    “若是杨逆败北,北疆定然人心惶惶。大军无需攻打,只需逼近,老夫敢打赌,定然是望风景从。”

    “是啊!天威煌煌,谁敢忤逆?”

    “只需打出只诛首恶,余者宽恕的旗号,估摸着此次就是一次行军。”

    内侍干咳一声,“舍古人凶狠,不过将士们胸怀忠君报国之心,奋勇杀敌,成功夺取了内州等地……”

    可内州等地如今在北疆军的手中啊!

    众人一怔。

    可接着又欢喜了起来。

    若是北疆望风景从,那么长安大军只要足够快,就能抢在舍古人之前占据内州等地。

    到时候战报上写个苦战破城,难道长安还会和咱们计较?

    皇帝正想着张扬自己的威势,长安诸卫破城就算是假的,他也乐意于营造出真的气氛。

    如此,皇帝威风凛凛,我等功劳等身。

    妙啊!

    果然,宫中的都是人精啊……众人看向内侍的眼神中带着些忌惮之意。

    窦重澹澹的道:“可有人却觉着杨逆必胜。这是在作甚?老夫以为,这是在为叛逆张目!这是想动摇我大军的军心!”

    内侍厉声道:“其心可诛!”

    众人心中一凛,知晓窦重和宫中已经有了共识,要在此次出征的半道上拿下魏忠。

    为叛逆张目!

    动摇军心!

    这两条哪一条丢出来都能杀头。

    皇帝自然不可能杀了魏忠,否则勋戚会震动,会抱团。

    但流放呢?

    魏家多年传承下来的财富有多少?

    多少人都在等着分一杯羹。

    兴许,这其中就有窦氏,在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

    “纸笔。”

    文房四宝送上,窦重看着内侍,“是老夫来,还是……”

    谁来,谁便能在皇帝那里讨个好。

    老窦是个好人……内侍笑道:“咱令人送上密奏吧!”

    窦重颔首,“也好。”

    他起身道:“催促镜台的人,打探此战的消息。”

    “是!”

    镜台的人在边上,孤零零的。

    “再令人去长安催促,问问南疆大军何在。”

    ……

    “驾!”

    一骑正在官道上疾驰。

    骑士戴着斗笠,身披蓑衣,可上一场秋雨在半日前就停下来了。也就是说,此人连脱掉蓑衣的时间都没有。

    从长安大军进驻邢州后,邢州周边的官道上,关卡多了五成。

    “止步!”

    官道上拉起了拒马,数十军士神色肃然的盯着来人。

    骑士近前勒马,喝道:“紧急军情,闪开!”

    “急什么?”带队的旅帅懒洋洋的过来。

    骑士摸出了一块牌子。

    旅帅瞥了一眼,浑身一哆嗦,“拉开拒马,快!”

    众人都看到了,这是镜台的牌子。

    镜台的人这般急切的从北方来……

    “小崽子们放肆了,别见怪。”旅帅陪着小心,“可是北疆动乱了?”

    这阵子北方来的商人一直在说北疆不安,原因不言而喻,便是因为长安大军的逼近。

    骑士趁着这个机会把蓑衣脱掉,喝了一口水,吃了几口饼子,随即再度赶路。

    “哎!究竟是如何啊!”

    旅帅追问道。

    骑士远去,风中传来了他的回答。

    “大事件!”

    ……

    “差不多了。”

    窦重和内侍在一起密议。

    “陛下的意思,借着攻打北疆的机会,彻底清洗朝堂与地方。军中乃是重中之重。魏忠在勋戚中颇有些威望,执掌右武卫多年,该滚了。”内侍冷冷的道:“可这人不知趣,陛下令人暗示他,带着那些人靠拢陛下,可他却置若罔闻。”

    皇帝在蓄力,准备清洗之后,彻底掌控朝堂。为此,他需要拉拢更多的人。

    勋戚的势力盘根错节,若是能拉过去,便是一大助力。

    魏忠婉拒,便是作死啊!

    窦重自然希望这个老对头倒下,他说道:“如此,老夫看宜早不宜迟。就在今日?”

    内侍想到那些魏忠的功劳,心中不禁火热,点头道,“召集众将,当众拿下他。”

    “拿下不必。”窦重摇头,“只需剥了他的军权,随后令他回长安就是了。”

    窦重果然是谨慎呐!这是担心得罪那些勋戚吧!内侍笑道:“也是,没有军权的勋戚,连咱都不如。随后自然有陛下收拾他。”

    窦重看了内侍一眼,心中鄙夷,却微笑道:“此言甚是。”

    随后,窦重召集了众将议事。

    内侍开口。“咱今日去军中巡查,发现士气低迷,这是为何?”

    一个将领说道:“将士们听闻北疆必胜,心中有些不安。”

    捧跟到位了。

    内侍冷笑道:“是谁在为杨逆张目?”

    窦重看了魏忠一眼,“魏大将军!”

    魏忠知晓这一日迟早回来,冷笑道:“议事只能说杨逆必败吗?既然如此,何须召集我等商议。”

    “狡辩!”内侍冷冷的道,“你这是在动摇军心!”

    魏忠豁出去了,“面对敌人必须只能说敌军必败?”

    呃!

    这话也没错啊!

    内侍却说道:“你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吗?咱看,你这是在为杨逆卖命!”

    艹!

    这个指控有些严重了。

    窦重微微蹙眉,他是想整倒魏忠,但却不是想弄死他。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但内侍却不同,他们不在乎外面的世界。你要想报仇,得先闯入宫中再说。

    魏忠看了窦重一眼。

    窦重默然。

    魏忠深吸一口气。

    “老夫这便回长安!”

    内侍想整死他,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回到自己的房间,魏忠写了几封信,令人送去长安。

    皇帝不仁,那就别怪老夫不义。

    他拿出女儿的来信,想了想,打开了那封提及杨玄的书信。

    他看到了后面。

    ——阿耶放心,秦国公必胜的。

    魏忠摇摇头。

    他听到了马蹄声。

    马蹄声在大堂那边停下,有人下马,脚步声沉重,冲进了大堂。

    “急报!”

    正准备私下和内侍商议处置魏忠之事的窦重问道:“何事?”

    “十日前,秦国公出兵与舍古人大战……”

    内侍抬头。

    窦重起身。

    众将凝神静气。

    “舍古人大败,舍古王阿息保战殁!舍古,没了。”

    ……

    魏忠收拾好了行装,随从接过。

    “走!”

    魏忠走出房间。

    就见大堂那边涌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窦重。

    内侍很奇怪,往日喜欢出风头,此次却站在窦重的身后。

    窦重看到了他,犹豫了一下,缓缓走过来。

    这是想在这里动手?

    魏忠冷笑,轻声道:“马上去长安报信,就说,皇帝想对勋戚赶尽杀绝。”

    既然要做绝,那便一起!

    窦重走了过来,行礼。

    魏忠不知他弄什么,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问道:“窦大将军这是何意?”

    窦重抬头。

    “老夫一时湖涂,误会了魏大将军。”

    窦重湖涂了……魏忠冷笑。

    “舍古,没了。”窦重苦笑,“我们,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