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77章 金丹初成

第77章 金丹初成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毕乾见程珏化虚为实的第四象,果然是青鸟。他绷紧了嘴角,目中满溢森寒恨意。

    好在宿封满眼里都是程珏的身影,丝毫没有注意到毕乾的异样。

    程珏四象俱化虚为实。

    第九重天雷,终于自劫云中透出,色呈暗红,细如毫线而至!

    程珏豁然睁目,瞳中虚实光影飞舞数番。眼睑抖动,定定看向那冲她顶心而来的暗红雷毫,舔了舔唇角。

    好东西!

    程珏翻手掏出从雁霞山鬼王处,得来的吞天骨碗。

    这东西坏都坏了,不如废物利用。

    就是时间上有点捉急!

    “呵!”程珏举起支离破碎的双手,擎住吞天碗。强大的神识操控着更加精纯的元力,团团缠裹住这碗,微不可闻的“咔擦”声响起,程珏抹去吞天碗上神识的声音,转瞬被她以精炼术呼啸盘剥骨碗的“嗤嗤”声淹没。

    只眨眼间,她双手间的骨碗便滕成一团云雾。从云雾里,呼呼的甩出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宿封伸手接住一个,见居然是个宝光闪闪的法器。

    也不知道这吞天碗吞了多少东西,那些迸飞出来的零零碎碎,随着旋风,把阁壁砸的“砰砰”响个不住。

    那细如纤毫的暗红天雷,杀气腾腾对准程珏头顶百会而来。

    程珏虽被前几道天雷轰的身碎骨裂,整个人,连形状都涣散的不成样子,可全身气势却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她瞳中忽明忽暗,映射着初初顿悟的虚实神通。牙关紧咬,双手飒然带着骨碗化成的云雾,高举过头顶。

    暗红雷毫,直直没入云雾之中。雾团中炸开光晕,如红莲盛放!

    程珏这一手,惊的宿封目瞪口呆。

    毕乾见了,却是兴奋的连连击掌,喜得近乎要跳脚。

    “程丫头竟领悟了这等神通,若是待她修成元婴,我主人的大事便……”

    “毕前辈你说什么?”宿封听了毕乾的半句话头,大感不对。

    毕乾心下暗叫不好,面上却维持着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朝宿封冷冷“哼”了一声,再不开口。

    宿封朝毕乾连番逼问,奈何毕乾就是不搭理他。

    宿封心知他奈何不得这毕方老妖,只得暗暗下定决心,护着小师妹,以后离这妖孽远些——谁知道这老妖,满肚子打的什么鬼主意?

    程珏高擎双臂,脸上皮肉绽裂的模糊不清。她双手托举着一抔烟雾云霞,看似缥缈绝丽,实则重逾万钧。那连天雷毫看似极细一线,却暴虐无匹。

    程珏在拆组吞天碗,承接雷毫的一霎间,便被劈晕。还好前几波天雷,已把她打击的人形不存。程珏那不断毁灭再重组的肢体,被源源不绝的气脉撑着,方没有倒下。

    程珏晕乎了一瞬,丹田气海里的翠色莲蓬,如活物呼吸一般臌胀几下,翠光爆腾。内里白色的奇摩一魄,亮的耀人眼目。

    雷毫似是察觉了奇摩魂魄,忽的分出数毫,直扎向程珏丹田里的混沌莲蓬。在毕乾与宿封看来,却是这雷毫在打入云雾的一瞬,迸出数条细毫,飞将开去,端的是美不胜收。

    细毫带着决然灭杀之意,扑向那炽白耀目的奇摩一魄。翠色混沌莲蓬,向内骤然一缩,程珏丹田中的奇摩业火,轰然翻涌而上!

    上有天雷灭顶,下有业火焚身,身周四个飞禽走兽还在瞎扑腾。程珏这肉做的人类,算是糟了绝世大灾!骨骼肌肉瞬间化为虚无,程珏身形消散。

    痛彻心扉算个毛,一阵神魂都要撕裂的痛楚,让程珏瞬间转醒。

    程珏抬头,入目见那雷毫还在往骨碗烟雾里灌,瞬间苦大仇深!

    她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身形不存了,只气的一股子邪火上腾。

    程珏以神通破开一个个虚无,以神识给每个骨碗微粒打上标记,牵引着烟雾丝丝流转,铸成一个个暴雷符。再将雷毫一段段引动,封入那暴雷符里,投入虚无中……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骨碗烟雾已渐渐缩成一颗精光四射的骨珠。骨珠正中,一枚殷红的暴雷符文,缥缈悬浮——这骨碗的材料,已将告罄,偏偏那雷毫还绵绵不绝一样的落下。

    程珏神魂里各国神兽呼啸而过,全无形状的嘴巴里嘶吼着各国骂人绝学——这是什么鬼破天雷?要落就落,这么久还没劈完,乃是想打持久战吗?!

    ……支持不住了我去~

    丫劈死我算了,一朝炮灰回现代,姑娘我不玩了!

    她想翻个白眼停手找死,哪知向下一看……艾玛,胳膊腿都不见了嗷!

    底下烧的好欢脱,顶上劈的好犀利,程珏骨茬子都不剩鸟~

    程珏内里一泪十行,岂知在别人看来,她全身正如新星炸裂,炽光耀眼,不可直视!

    正当程珏吓傻泪目想放弃时,一句话语自识海涌出——只记得,行到绝处,莫要自绝,自有天意。

    ——咦?褚长老那死老头死哪去了?这个恶魔老头,姑娘我还没找他报各种仇,绝对不能挂了!

    话说,她现在,是算脑死亡了呢,还是身体死亡了呢,还是没死呢?

    纠结个毛,我思故我在。身体神马的,不就是个神魂与气脉的载体么?造一个出来就好哒~

    肿么造呀……理科女表示生物课只记得达老先生的进化论了,程珏继续泪目。

    一阵暗红宝光闪过,骨珠成型,再也纳不进哪怕一丝雷毫!

    连天雷毫再无阻挡,劈向程珏!

    程珏闪躲,这雷毫毫无阻碍的贯入原本肝脏方位的木行星云,恰与星云正中延伸出的浓重绿色灵力线重叠起来。

    那木行星云承纳不住天雷威力,疯了一样狂旋不知多少周,豁然炸碎!

    浓绿灵力线漫上一层红色,与暗红雷毫直指没入称绝原心脏所在的火系星云灵力线……

    五大灵池连声炸碎。呼啸而出的,却不再是五行灵力汇聚出的元力,而是一种,上合天威、杀意凛凛的力量。

    业火与之前的天雷细毫,彼时还在你死我活的缠斗灼烧。这力量甫一冲入气海,便像滚滚油锅里倒入了一碗浓盐水一样,瞬间搅得气海中的元力、雷毫、业火,三者沸腾不休。

    三者绕着那五大灵池炸裂崩溃,方而汇聚出的力量,狂卷盘入。

    程珏丹田被搅的翻天覆地。幸好程珏的气海本就大的吓人,加之之前用元力拆组吞天碗,耗费了不少元力。是以此时,程珏虽被这磅礴浩荡的力量引发的变动,给折腾的要死要活,但她的丹田好歹尚未溃破。

    三力盘曲旋转,轰鸣中汇聚出一丝赤金色灵力。

    这丝灵力现出,顿时如长鲸吸水一般,引的三股力量轰然投没而入。

    元力与业火自不必说,那源源不断的天雷,却被程珏丹田如贪吃蛇一样吸吮个不住,连个劫云都要被吸纳而来一样。

    劫云似是感受到了危机,逃也似的四散开去。

    待最后一丝劫雷被程珏给吸了个干净,劫云散去,程珏丹田里,已满是赤金色灵力。已扎根在金色灵力中的翠色莲蓬欢欣的摇曳不住,似乎久违一般,颇喜欢这灵力。莲孔中的魄珠,更是剔透有神。

    灵力遽压下,已虚虚析出一粒金豆大小的丹丸。

    程珏的神识方才眼睁睁看到自己灵池崩碎、三力聚丹,心头似有感悟,却仍旧好似有那么一帘薄纱,道不清楚。

    那莲孔中的魄珠,捉急似的光芒连闪,一道微不可查光线,投入程珏紫府。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程珏豁然开朗!

    神动意动。

    原本混沌无意的金色灵力,豁然生机满溢。沿着程珏浑身气脉,不断重组出泛着赤金光泽的骨骼肌理。

    化虚为实的四象复扎入丹田,绕着那颗金豆子样的丹丸,上蹿下跳。本来虚虚的金丹,经这四只禽兽一霎雷淬、一霎火灼、一霎风息、一霎冰冷的连番锤炼下,愈见精粹。

    “叮”声脆响,一颗如小儿拇指大小的金丹初成!

    伏牛玄门弟子,见劫云散处,一尊金光晃目的巨大神祇卓然傲立。浩然天威凛然,直让人生出伏地膜拜的冲动。

    天象如许,宿封看的呆了。毕乾则眯起眼睛,眸中晶亮。

    他洒然仰头,透过绵绵密密的封印,找寻着什么。终于还是摇摇头,再度捏紧了拳头!

    而天外云顶层峦中,一人曲起套着精美指套的中指,笑道“我可是连九华雷劫,都使出来了,帝庭再怎么追究,也不能把错,算在我头上罢?”

    这人挥手遣退了金甲神兵,将手敲了几敲,复扭头看向立在背后,辚辚转动巨大骨盘,幽幽道,“青卿,一切,终如你所愿。”

    “离他们回来的那一天,不远了。”

    伏牛玄门各部长老咋舌不已。有的道这天象如许,竟从未见过。赞叹青云底蕴深厚,惊才辈出。有的是心疼着门派里几近干涸的灵脉,欲哭无泪。

    弟子们则纷纷看着自家门派的奇门阁,今遭如此大殃,愤愤不平,摩拳擦掌。

    而引动浩然天象的程珏,缓缓睁开双目。

    新生的面孔,依旧是原本的眉眼。也没高一分,也没瘦一点。

    只是眉心正中,生出一个殷红的点。若是运上神识仔细观瞧,便能辨识出,那是个暴雷符文。

    程珏发愁的捂额——重组身体的时候神识不够用,不小心把暴雷符骨珠,给长脑门上了,呜呜呜……

    程珏这边扶额哭,那边伏牛玄门的另一座阁楼,天机阁里,刘师姐与戚阁老正襟危坐。

    刘师姐见劫云终于散去,天神之象浩浩,方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但看向戚阁老,见他盯住破败的奇门阁皱眉不已,心里一突,把头低了又低。

    “她金丹已成,且已习得我伏牛玄门精炼之术,可助白虎修复断剑。尔等不必在我伏牛耽搁,即刻便出离伏牛罢!”戚阁老沉沉对刘师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