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70章 一入伏牛

第70章 一入伏牛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神棍看着众人一一进了甬道,回手费劲的把石壁上的玉符抠下来。

    这人收起玉符,他耳边仿佛还回响着毕乾放肆的笑声。

    想想多年前算盘子算出来的信儿,再看看他方才掷下的钱币。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冷噤。

    “破局早定,生门已在。不过这凶煞这般大,我东极修真界,可能扛得住?……不管,不管。我可不是算盘子那小子,为了个旧年故约,生生把自个儿给搭进去……破也好,立也罢,我一个算天机的,天机不可轻言矣……”

    神棍恢复了惫懒的样子,眼神看向高高石阶下走来的一拨修士。

    他烦闷的手指哗啦啦的拨弄着签筒子,拨了半天也拔不出一根。真真烦闷了,一拍破木头桌,声音洪亮的朝下面嚷,“喂!你们有机缘的,拿信物来。没有机缘的,给老头子滚蛋!”

    王月恭谨的行礼拜下,“前辈,我乃青云宗奇文峰王月,烦请前辈指路,拜见我长辈好友。”

    神棍抬了抬眼睛,举起左手,划了一会儿飞星,开口字字清晰的念道,“大安事事昌,求财在坤方,失物去不远,宅舍保安康,行人身未动,病者主无妨,将军回田野,仔细更推详。吉!”

    王月听了甚喜,再拜说,“谢前辈占演。前辈,我可能带同门入玄门么?”

    神棍抹了下眼皮,懒懒道,“你大吉大利,有甚事找我伏牛玄门?若是求财,你便去西南;若是找东西,便去附近转转。甚事也无,进我玄门干甚?”神棍说着,口齿不清的打了个呵欠,竟就这么睡过去了。

    王月听了,恭谨的再行一礼,打算先找个地方修整。

    许嫣儿脸上包着半片布帕,不解的扯了王月的袖子,嚷着,“王师姐,不是要去找宿师兄说个明白么,怎么那个破烂老头这么一说,师姐您就不敢上前了呢?”

    王月皱眉拉了许嫣儿快步走开,绕过一片山石,方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许嫣儿。

    “许师妹,你可知,伏牛玄门最厉害的是什么?”

    许嫣儿听了,一脸傻白甜的问,“王师姐,我当然知道。伏牛玄学世无一嘛,伏牛玄门,最厉害的,当然是玄学啦。”

    王月点了点头,道,“这伏牛玄学,亦分天机与奇门。这两者,均令天下修真者叹服不已。世人多知晓伏牛玄门可推演天机、卜通天下。问占者为知天意,多如过江之鲫。求卜者亦多有心狠手辣之人。有些邪修,为了一个天机,便是轰灭伏牛连嶂也在所不惜。可为何伏牛一门,无人敢欺?”

    许嫣儿和王月身周的一票修士,被王月这么一科普,顿觉自己见识不及王月,个个认真听王月继续讲说。

    王月续说道,“世人大多不知,伏牛玄学的奇门遁甲术甚是厉害。已不知吞噬了多少上门挑衅的修真强者。我族中长辈王长老,因与伏牛玄门一长老多有往来,自是知道伏牛玄门的厉害。自我小时,王长老便嘱咐我,若进伏牛,当恭谦礼拜指路神算。神算不言,不可妄进。”

    许嫣儿侧了侧头,“刚才那个老头儿,是指路神算?”

    王月点头,“伏牛台阶下,是护门大阵。如无指路神算发签,便无法进入。入了护门阵,当求问。只有神算点了是有缘之人,方可发符入玄门。自台阶到出玄门,处处奇门死路,任是炼神真君,也逃脱不掉。何况这指路神算,只有伏牛奇门长老级别的人物,才能担当。莫看他样子邋里邋遢,实则却是修为了得的各部长老。哪里是我们能轻易开罪的?”

    “那……我们就不去找宿师兄了么?宿师兄是一等世家子,又是万仞峰首座收徒,如今更晋阶元婴道君。师姐您不是说,程珏是个狠毒之人,万不能让宿师兄瞎了眼珠么?”许嫣儿急急的说。

    王月沉沉点头,“自然应当如此。季氏堂堂一等世家,连这伏牛的护门大阵,都是季氏老祖的手笔。如今季氏族长,已公开承认了宿师兄。更是多次有意,将季氏托付给宿师兄。想来宿师兄如此重责之人,怎能被一个玩弄手段的阴狠女子所迷惑呢?我们,便在这周围等等罢。”

    不表王月几人在伏牛玄门外打主意。

    刘师姐搀扶着凌俞,领着众人走了小半时辰的黢黑甬道,方见到了亮光。程珏几人大喜,无一不是加快了脚步,欲往光亮处冲,却被刘师姐拦住缓下。

    “我的个天,这是个什么情况?”被刘师姐阻住的程珏,看着眼前,赫然濒于脚下的如巨兽吞口般森然的巨大天坑,冷汗涔涔而下。

    这巨无霸的天坑,也不知道有多深,黑幽幽的望不见底,坑壁料峭不说,还有无数的犬牙巨岩突起,这要是没被拦住,一个不小心栽下去……程珏激灵了一下,这刺激,顿时提神醒脑。

    见宿封拿出一把飞剑,刘师姐阻止道,“莫做傻事,此处不可御剑。等等便有接引之人。”

    果然,过了约两盏茶的时间,天坑对岸一处石壁,陡然升起,走出一个束着发髻的少年修士。那修士满脸疲惫,那发髻也束的歪七扭八,头发茬子左出右支,整个发型透出一股杀气腾腾来。

    程珏和狼伊秋咬耳朵,“狼姐,你说,要是他拿脑袋去撞墙,墙坏还是他坏?”

    狼伊秋点头,“确实不修边幅……可不能和他过招,一巴掌下去,准拍出一手血窟窿……”

    俩姑娘这边悄悄话聊的欢,那边修士费劲的翻起不住打架的眼睑,丢给程珏与狼伊秋一记眼刀,“妇人口舌长!”

    他半发泄的狠劲儿敲了一块岩石,岩壁上突的弹出一锁钢链,如铁龙出水,“哗啦啦”震鸣着直扑程珏几人站着的地方。程珏转头看那锁链所指的方位,果见上面露出一个黑黑的孔洞。那锁链“咚”的一声,准准没入,链身震了几震,荡开几个弧线,终稳下来。

    刘师姐双臂用力,抱起傻愣愣的凌俞,向众人道,“跟着我。”便率先跳上锁链,如履平地般悠悠然踏步行去。

    程珏来不及惊艳刘师姐的“公主抱”,便被宿封推搡着上了锁链。她的功夫也不是做梦捡来的,这点子事儿自然难不倒她。季欢与原墨辛亦不在话下。

    众人中,只有李肃阳这弱鸡炼器师,脸成苦瓜,惨兮兮拽着狼伊秋的衣带子,一步一蹭的往前挨。真不知他那些宗门基础功夫,都练到哪个生物的肚子里去了。

    狼伊秋听着后面毕乾的嘲笑,看着前面伏牛修士的冰冷眼刀,再回头看看李肃阳这不成器的样子,实在不忍卒睹。她打横扛起这丢人现眼的东西,低头刺溜过了锁链,藏在众人堆里。她只觉得自个儿这次真是丢人丢到老家去了!等等,李肃阳这货也不是她祁连药宗的同门呐,就算再丢人,那也不是丢她的人呀,可是,为什么大家,包括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弱爆了的炼器师,是跟她一伙的呢?

    刘师姐向伏牛修士行了礼,那修士呵欠连连,“既是有缘人,得了指路神算放行,便是我伏牛玄门的客人。”他正说着,看到程珏笑嘻嘻的看着他的脑袋,想想这丫头刚才对他发型的评价,他转脸,暗地里“哼”了一声,嘴巴里冷冰冰道,“诸位跟我来吧。”

    众人跟着那修士进了岩门,不多久便眼前一亮。

    程珏惊叹,自己如进了画风完全不同的世界。

    但见眼前一马平川之地,山川远远隐在黛色中。一条巨江蜿蜒滔滔没入连嶂之外,三处楼阁高耸入云,其下宫阁楼宇鳞次栉比。

    这伏牛地域之广仿似一小国般,观望下来,简直胜过以地界广阔著称的祁连。

    那修士见程珏眼中异彩连连,不由得色泛起,讲道,“世人皆以为祁连地域广阔,实不知祁连多山川而已,哪里能胜我伏牛连嶂平川盛景?”

    说着,他给众人一人发了一颗玉符,道,“戴上此符,方能在我伏牛御剑。”

    刘师姐接过玉符,再次拜谢了他,问“还不知如何称呼道友?”

    这修士回了礼,道,“我是奇门阁褚长老亲传弟子林朗。这十二年,我师傅褚长老,值守指路神算一职,我便值守引路使一职。看道友信物,当是我伏牛长老之信。还不知,道友此次要拜访哪位长老?”

    刘师姐正色,“我本次来,是为见天机阁算盘子长老。还烦请道友,带我等去天机阁。”

    那林朗挑眉,“天机阁的算盘子长老?自他二十四年前轮过了指路神算一职,就出去云游,至今未归啊。”

    “这……”刘师姐怔愣皱眉,语塞不已。

    正纠结着,林朗腰间玉牌亮起,上面现出一堆鬼画符一样的笔画来。这林朗拿过玉牌,瞧了瞧,对刘师姐道,“道友莫急,天机阁戚阁老唤我带你们去见他,且随我来。”说罢率先御起一把飞剑,腾空飞起。

    刘师姐眉头稍舒,带众人御剑飞起,随林朗落在一处耸入云霄的巨大楼阁下。

    楼阁上书:天机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