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67章 昆吾夜话寒潭悲声

第67章 昆吾夜话寒潭悲声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墨荼粲然笑道“我也想不明白,为何堂堂昆吾掌门所化的鬼王,竟能如此轻易就被废去了呢?”

    “离兄这是什么意思,”杜湛息站起拂袖,“难道离兄疑心我不成?最后下手的是你,他是不是我师傅,你不清楚么?”

    离墨荼俯身,漫条斯理的放下茶杯,缓缓抬头。

    一双熠熠放光的金黄竖瞳,凌利射入杜湛息的眼窝,惊得他浑身凉透。

    离墨荼嘴角,噙着一丝不达嘴角的笑意,眉眼冷冷,沉默对着杜湛息。离墨荼久久不发一言,杜湛息愈加的局促不安。

    “离兄……”

    “我问你,昆吾十剑,余下几柄?”

    “这……”杜湛息呐呐不言。

    离墨荼嘴角笑意渐渐冻住,“看来,昆吾十剑尽失的传闻不虚。杜湛息,你这掌门应当执掌的雁圭,可在?”

    杜湛息闻言,面目疑惑,继而指点着离墨荼,怒斥出声“离墨荼!雁圭乃我昆吾十剑之首。执掌雁圭者,便执掌昆吾!”

    他越说越激愤,居高临下冲着杜湛息咬牙切齿,“吾师秘访青云时,并未行传承大典,更未将雁圭传与我。你伏击吾师后,便再未现身,雁圭也就此消失,再未现世!你藏匿雁圭不还与我,此时却又潜入我昆吾,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嗤!”杜湛息摇头嗤笑,“此时才想起我打什么主意?”

    “啪!”

    坚硬的茶盘带着杯瓶,划出一溜水光,准准砸在杜湛息面门上。杜湛息这昆吾的一派掌门,居然躲无可躲!

    “你师傅,原来并未把雁圭传与你……呵,原来如此……明明是只苍蝇,却非要当自己是个人物。”离墨荼理平了袍服,淡淡踱到门口,推开半扇门。

    “雁霞山尸王要补上。三日后,我派人来。若他们带不回昆吾金丹弟子尸首,我,便来取你的命!”那声音,是杜湛息从未听过的冷辣。

    “你!离兄!……”

    离墨荼站住,回首眯缝了眼,端的是风姿卓绝。

    “给你三日,便是谢你当日,将昆吾掌门——尔师的行程,秘传于我。”

    说罢,离墨荼再也不看杜湛息一眼,推开门,举步便往外走。

    一位银袍老者,自门后暗处现身,恭敬的向离墨荼行礼,“陛下。”

    “佘老,尔等在昆吾候上三日,办完了差回去。”

    “是,谨遵陛下号令!”佘老向妖王礼毕,精光四射的吊角眼,毫无遮拦的锁住杜湛息。

    杜湛息一个激灵,心中翻翻滚滚,口中亦是苦涩。

    三日后,昆吾九阳峰,一困于筑基巅峰多年的双灵根弟子,偷服破障丹,贸然进阶未果,身死道消。

    层层峦峦的翠峰深处,窝着一潭终年冻彻肌骨的清泠深水。这潭深水,冷的彻骨,别说人了,连飞禽走兽都鲜有踪迹,鱼虾亦是少见。倒是潭底,生着一种蓝盈盈的水藻,映得整个深潭如一块瑰丽的蓝宝。

    此时,天上日头正好。岸上密林潭边,趴着一条狼狗大小的白毛狗,有一下没一下的泼剌潭水,玩的开心。

    岸上狗欢喜,水中,一个面容清秀,满面扭曲不岔的少女,在潭底来来回回的忙碌着采摘蓝藻。

    她动作粗鲁,那些蓝藻,让她一拽一大片的蚕食收割。尘沙泛起,搅得潭底乌烟瘴气。那少女的面孔愈加扭曲愤恨起来。

    “宿师弟,凌俞醒了么?”密林里悉悉索索的走出来几个人影。

    “早上醒了,发了半日呆,又睡过去了。”

    “看我干什么?他昏昏沉沉,是神识受损,又不是我给的凤凰血闹的!他那个本命剑器,都碎成那样了,附着的神识也是将碎,不修好,再好的药也白搭!”

    “炼材只是其一,只有程儿达至金丹,方能为凌俞铸剑。可程儿在此地修炼四象近两个月,灵药吃了不少,却还未突破壁垒,真真是急煞人!”刘师姐眉头紧皱的向潭中张望。

    “程珏那就是个怪物!同是得了混沌莲瓣,宿师兄和萧师兄突破成元婴道君,连苏纤纤睡着了都能到金丹。就她,连筑基都没过去!哎,伊秋,你说你们都是女孩子,你这两个月过去,也都快金丹了,就她还原地踏步。你说,她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哎呦!你打我?”李肃阳捂着脑袋,一脸受了天大伤的委屈样子。

    狼伊秋收了拳头,言简意赅的吐出两字,给季欢下了定论,“嘴贱。”

    “墨辛,你的灵药到底灵不灵啊?怎么程珏磕了这么多药,都没什么效果?你别是专业不对口吧。”李肃阳被程珏同化了不少,他时不时蹦出一两个新潮词汇,继续嘴贱无敌四处扫射。

    原墨辛看向潭水中那个忙碌少女,冷峻兮兮的回嘴“再啰嗦,毒哑你。”

    李肃阳不甘不愿的放低了声音“切~个顶个的高冷。幸好萧师兄带苏纤纤回了宗门,否则,天天对着一堆棱刮子,那酸爽……”

    李肃阳正在巴拉巴拉,忽闻潭中水声炸起。

    水波四溅,一道身影冲波而起。

    “冻死本姑娘了!罢工!!”程珏咆哮的泼水而出,熟练的扭身往岸边飞,打算落脚跑路。

    “臭丫头,又偷懒!”毕乾也咆哮一声,张臂跃起。他一脚把程珏以完美的抛物线轨迹,踢回水里。

    “嘣咚!”程珏的肚皮和寒潭水来了个亲密接触,那啪肚皮的刺激简直妙不可言。

    “毕老头,你个万恶的毕扒皮!”程珏冻得嘴唇发紫,她哆嗦着再次驾水飞起,鼓起腮帮子,照着毕乾一记狠扣猛打。毕乾躲开,程珏继而拳拳脚脚,童子功尽出。毕乾终究是怕伤着程珏,不能招招尽力,倒让程珏钻了不少空子。

    刘师姐看程珏拼了命的想离开寒潭躲懒,沉沉来了句,“程儿这是懒毛病又犯了!”便“铿”的祭出紫玉霜,踏水抱剑,照着程珏劈头盖脸的一通狠砸。

    程珏“哼”了一声,两手翻转,两面令牌出现在掌中,她操控着令牌,抵住刘师姐的紫玉霜。一招一式,颇为得法。

    但,刘师姐是谁?她一出场,小程子绝对苦逼!不过几十招,程珏便渐渐技穷,支应不来了。

    “……”李肃阳看了一会儿,不忍卒睹,拉了拉狼伊秋的袖子,“伊秋,程珏又找打,你的药还有不?”

    狼伊秋先摇头后点头,“早知道她打死不知悔改。放心,金疮药管够。”

    程珏被毕乾和刘师姐夹攻的捉襟见肘,眼看就要再次被打入潭底,她偷偷背手,摸出一枚蓝色符纸。程珏悄悄的,用大拇指往符纸上狠狠掐下,趁毕乾一掌攻来,迅雷不及掩耳的将符纸往毕乾身上抛。

    说也奇怪,这符纸,一沾上毕乾的衣服,便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得紧紧的,任毕乾如何扒拉,也没掉下来。

    程珏一个猛子,复扎进水里。

    刘师姐看程珏入水,便止了招,过来帮毕乾撕扯那枚符纸,谁知道——

    符纸爆出一缕蓝色火花,摧枯拉朽的沿着一个晦涩的符文,“噼噼啪啪”爆鞭炮一样,瞬息间一路炸到了底。

    随着最后一缕火花爆灭,整个符咒闷声爆出一团辐射状冰蓝光波。

    季欢镇定无比的说,“还好岸边早设了防护阵……”

    话没说完,岸边众人便被闪傻。自然没看到,那光波一股脑的,兜头把毕乾和刘师姐给罩了进去。

    只听见“咚”的一声,一团硬邦邦的大冰块,包着毕乾和刘师姐,干脆利落的坠到潭里。

    程珏潜在潭底,一边看着那块冰疙瘩往潭底沉,一边咬着后槽牙发狠,“让你们剥削我,哼!试试我这双面胶版连珠炮式冰冻符吧。冻得你俩掉渣!”

    程珏手刨脚蹬,嘶嘶吸着凉气从潭里一步一步走出来。将装着蓝藻的储物袋扔在潭边,强打精神挥手招呼李肃阳和原墨辛,“李肃阳,上好的冰冻符纸材料到手,快来接手炼符!”

    李肃阳嘿嘿笑着,三步并作一步窜到程珏身边。

    两个人奸笑连连的收拾蓝藻,原墨辛过去,掏出一把灵药往程珏嘴里送。程珏张口“啊呜”吞了个干净。末了还砸吧砸吧嘴,“山楂味的,赞。”

    宿封望了湖面,半天也不见毕乾和刘师姐浮上水面。

    “宿师兄,毕大哥和刘师姐那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的。”程珏不好意思的嘟囔。

    宿封点着她的脑袋,“毕前辈和刘师姐,还不是为了让你修炼冰象,才每天逼迫你在寒潭里运转灵力?你可好,偷懒耍滑,好心都当驴肝肺!”宿封碎碎念叨了程珏半晌,直念得程珏翻起白眼,他方亲下水去找人。

    剩下程珏和狼伊秋几人正鼓捣蓝藻做符纸,天边远远御剑飞来一队修士。

    李肃阳抬头凝神看去,脸瞬间黑了下来。

    他扭头朝季欢戏谑,“季兄,瞧瞧,这么偏的地方也能找来。这姑娘对季兄你可谓是一片真心哪。”

    季欢与原墨辛并狼伊秋,闻言抬头望去。

    季欢不动声色,狼伊秋毫无兴致,原墨辛则面目森冷。

    御剑的那队修士,许是发觉了潭边的几人。他们纷纷调转方向,收剑落在程珏几人面前。

    为首的女子走近众人,独独向季欢行礼道,“季欢师弟,多日未见,师弟身体可无恙了?”

    季欢向那女子行礼,“我身体无恙,王月师姐无需挂怀。”

    王月与季欢又寒暄了几句,李肃阳撇了撇嘴角,拽起狼伊秋要走。原墨辛也拉起了程珏。

    见程珏几人要走,王月闪身拦住几人。

    她抬眼正视程珏,眼睛里慢慢浸出泪花,委屈而愤然的怒发悲声,“贱人!你以为不回青云,便能当你没做过那些龌龊事么?若不是你,我峰十几位同门,如何能丢了性命?!”

    王月说着,眼泪潸潸而下,那隐忍悲戚的愤怒模样,真是……太具有煽动性了。

    程珏瞬间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应该尽快被人道毁灭!

    这样想的绝对不止程珏一个,王月这一番模糊不清话,一经抛出,便给程珏发了顶级坏人卡。加上她那楚楚动人的悲愤神情,她身后一众男女修士,皆面目不善的看向程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