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34章 祁连药宗少女心

第34章 祁连药宗少女心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珏的苦日子没过几日,万仞峰几个师弟妹便欢欢喜喜来解救她了。几个弟子狂喜的领了两只上古毕方鸟回去宗门复命,只是看向程珏和宿封的目光多少有些怪异。众人也没细想,只仔细嘱咐了几个师弟妹几句,便让他们启程回宗。

    目送师弟妹们驾着两只毕方鸟启程回师门,凌俞缓缓对宿封和萧炎说。“之前我们在季府演戏,说要带程师妹去祁连药宗求医问药。若是不去的话,怕是季欢师弟与季轩兄不好向家门交代。”

    “如此,我们直去祁连药宗。陈晴师妹为陈昊师弟求药已久,再过不几日,便是结鼎成丹之日,这是我万仞份内之事,如何都要去一遭。”宿封说。

    季欢与季轩互相看了一眼,季轩抱拳向宿封道“宿封兄,我与欢弟不能随诸位去祁连。我二人,便在祁连宗外城中等候诸位。”

    苏纤纤诧异道“轩大哥,你们为何不能与我们共上祁连?”

    季轩不舍的看着苏纤纤,无奈道“我季氏与祁连不知为何,已是断交近百年,季氏弟子,从不踏入祁连。家规如此,我实不能陪你同去……”

    “原来如此,毕竟家规不可破,季轩兄便与季欢师弟一道,在祁连宗外城中等我们几天吧。”萧炎斩钉截铁的下了论断。惹得季轩眯着眼睛和他眼光厮杀起来。

    “也好,祁连那地方,如果轩大哥去了,恐怕要惹大麻烦呢。宿师兄怕也是有麻烦上身……”苏纤纤双眼弯成月牙,捂着嘴乐个不住。

    宿封不明所以,茫然问道“有何麻烦?”苏纤纤望向萧炎,见萧炎满面窘迫,便更打趣道“祁连药宗女修众多,那哪里是麻烦,分明是艳福不浅!怕是毕前辈去了,更要轰动祁连呢!”

    宿封与毕乾均想不通。宿封干咳了一声,道,“走吧。”众人纷纷御起剑,御空向祁连药宗而去。

    唯有程珏,灵力还未恢复,苦逼的和狗蛋爬到毕乾背上。毕乾化为毕方鸟,展翅带程珏飞起。

    宿封见了,恨的眼珠子瞪着原墨辛。这家伙给的药粉到底药效有多长?怎么这么久了程儿还是灵力闭塞,御不起剑?眼看着毕乾这妖精和程儿越来越亲密,真是忍不了!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一定是最近被毕乾压制的越来越不正常了,只有变强才是唯一的出路!嗯!

    祁连药宗。

    “陈晴师姐!陈晴师姐!”陈晴房外,急匆匆跑进一个笑容灿烂的姑娘。“陈晴师姐,青云的宿师兄和萧师兄来了!”

    “萧炎师兄和宿封师兄?”陈晴喜的站起,“是!还有好几个美得不像话的美男子呢!好多师姐妹们都跑出去看了!”这姑娘不由分说拉着陈晴的手向外拽,“陈师姐,快点出来。你可得带着我啊。”

    陈晴噗嗤笑出声来。宿封和萧炎这两位师兄弟,自多年前,在祁连的五派三州筑基弟子大比中打出了“万仞刀剑二子”这响当当的名头,就俘获了祁连药宗芳心无数。前次萧炎与自己和苏纤纤前来药宗,便轰动了一时,如今加上宿封师兄,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狂热。

    才出了小院不久,就见小径尽头,宿封一袭藏蓝袍、萧炎一身黑衣的领着一众青云弟子缓缓走来。小径旁矮墙房头,偷偷露出冒着粉红泡泡的小脑袋无数。陈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陈晴师姐!”凌俞远远冲陈晴招手呼唤,一张阳光的俊脸立马获赞一片。

    “人心不古啊,现在的小姑娘这都是怎么了。我们那时候啊……”毕乾从小径拐弯处露面,又开始唠叨他那过去的辉煌史。他一身嚣张的红衣,银发高高束起拖地。甫一亮相,便听闻两边矮墙上倒抽气声不断。

    “程丫头,我脸上有什么不对么?”

    “毕大哥,你颜值太高而已。”

    有这么几个帅哥加上苏纤纤这个大美人,程珏在队伍里算是不起眼的很,她开心的左调右侃,毫无压力。

    陈晴将几人迎进院落,院落外面叽叽喳喳个不停。宿封眉头皱的能拧死蚂蚁,一进屋就瘫在桌边椅子上;萧炎也好不了多少,板着一张扑克脸,脸上细细密密的全是汗;原墨辛则是紧攥着拳头,努力忍着才没把手心里的药粉撒出去。屋里三个男人佩服的看着院落里,左右逢源如穿花蝴蝶一般,与众女周旋的毕乾和凌俞、李肃阳三人——太强了!

    “陈晴师姐……”一直跟着陈晴的姑娘羞涩的给大家上了茶,扭捏着不肯离去。陈晴哪能不明白这姑娘的心思。于是笑着向宿封与萧炎介绍道“两位师兄,这位是霍阳道君的弟子,狼伊秋。宿封师兄、萧炎师兄,你们在筑基大比中见过的。”

    萧炎瞟了眼苏纤纤。见苏纤纤似喜非喜似怒非怒的样子,便觉得不好。他抬手拿起一盏茶,专心致志的喝水,并不答言。

    宿封打量了狼伊秋许久,恍然站起,指着狼伊秋道“你是那个使双剑的姑娘!”

    “对呀,宿师兄,”狼伊秋爽朗的笑起,“伊秋还记得当时宿师兄掌殷雷刀,刀法精妙,泼水不进。伊秋甘拜下风呢!”

    “哪里哪里,你那双剑才是柔里带钢,让我好费了一番功夫……”宿封一旦碰上刀剑论道,便心神皆醉,打开的话匣子便再也收不住。

    两人聊了好久,宿封话题一转,指头点着程珏的脑瓜,“你也好好学学人家伊秋,那剑法是实打实练出来的。你但有伊秋一半的努力,你那奔雷剑诀也就能出师了!”

    “这位是……”狼伊秋好像现在方发现了程珏这个小透明。

    “这是我小师妹,程珏,天天不学好。放着剑法不练,净整些奇技淫巧的东西。”宿封又一指头戳向程珏的脑壳,程珏不想再忍,俯身原地蹭出好远躲开。

    “宿师兄,那不是奇技淫巧!那是……”程珏突然噎声,“……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

    狗蛋从程珏肩膀上刺溜爬下,围着程珏转着圈嗅嗅闻闻个不停。陈晴和狼伊秋也好奇的围着程珏这里拽拽那里查查。

    “呃……陈师姐你们干嘛?”程珏刚把狗蛋扒拉开,胳膊就被宿封抓住,宿封焦急的问“程儿,你哪里受的伤?”

    “我没受伤。”“那你怎么流血了?!”

    程珏低头看去,发现一丝蜿蜒的血迹,顺着裙下裤脚管流个不住。程珏顿觉脑袋轰的大了两圈!

    陈晴和狼伊秋还在嘀咕。只有苏纤纤沉吟良久,一语惊破众人,“程师妹,你可是,如俗世女子一般,来了……月信?”

    修真女子不是都不来月信的吗?还以为这辈子和姨妈巾彻底掰掰了的说!从没见过刘师姐有月信啊,全峰上下也没有哪个师姐妹有月信,为毛她要来月信??!

    “苏师妹,什么是月信?”宿封傻傻的问。陈晴和狼伊秋这俩早早离家上山修真的姑娘,也一脸好奇的等着苏纤纤做科普。苏纤纤却一时难以启齿,语塞连连。正这时,霍阳道君豪爽的笑着迈步进来。“哪个女修来了月信?”

    程珏实在囧的受不了,嗷的叫着狂冲出去。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惊散了李肃阳等人身周一应莺莺燕燕。

    宿封与萧炎陈晴几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反观苏纤纤,她面色潮红,满面羞赧之色。而霍阳道君则闪亮着一双眼睛,连连发问。得知刚才跑出去的小姑娘可能来了月信,方拍着腿大笑道“好个道侣坯子!她是青云哪个峰上的弟子?我族中有一嫡孙,资质出众,还未择道侣,这小姑娘倒是个好人选!”

    宿封瞬间阴沉了脸,“道君何出此言?”

    “修士体魄经灵力洗炼,灵根越是上佳,便越是五行不调,女子更是如此。以致修士子嗣艰难。如今,终于有个修为不错,又五行调和的女修,还来了月信,这可不是上好的道侣人选么?”霍阳道君连连点头,“且我祁连与青云,自开山立派便成佳话无数,如今,又是一桩好姻缘可成就!——将这姑娘许了我祁连如何?”

    “不行!”屋内的宿封与站在门边的李肃阳异口同音!

    宿封双目沉沉盯死了李肃阳,李肃阳也毫不示弱。离荇渊早就如一道闪电飞窜出去。原墨辛见了,忙跟了上去。

    狼伊秋见这状况,严重晦暗不明。

    程珏跑了半天,哪哪都是人头攒动。她胡乱找了个方向,钻出花痴人海。一路向着人少的地方跑。——洗手间都哪去了?

    程珏一路尽找人少的地方去,也是她运气不错,她三拐两跳的飞窜出好远,来到一处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地方。山石上厚厚的青苔结了好厚一层,一看就知道不晓得多少年没人来过了。转过山石,居然被她找到一处小小的泉潭。程珏试了试水温,嗯,不太凉。天气热的缘故吧。程珏简单的在泉潭边草草支了个小帷帐,便拿出之前没用完的沐浴液替代品,急吼吼搓洗起来。——早知道有今天,她就该早早做一堆姨妈巾出来的!现在可怎么办?

    程珏迅速的草草收拾好自己。至于姨妈巾,她撕破了旧衣服做应急替代品。程珏打算回去找师兄他们,却悲剧的发现,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程珏本就是个路痴,不然也不会在毕方那林子里迷路到几次三番的在一个地方转悠了。

    转了几圈,又回到了原来的小潭旁。程珏抱着臂膀,倚着一块石头,缓缓蹲下——从没觉得自己这么丢脸过!没有灵力,简直废人一个,连月信这种恼人的事情都来了!程珏悲哀的想,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

    “叽叽。”程珏忽听到狗蛋的声音。她抬头,狗蛋蹬着毛茸茸的小蹄子扑入她怀中。程珏涌出一股见到娘家人的感觉,抱起狗蛋的狗头,狠狠的亲了一口!

    “程儿,你在这里。”宿封和原墨辛、李肃阳跟着狗蛋拐到这里,果然找到了程珏。

    “师兄……”,程珏瑟缩了一下,刚才的囧样被师兄看到了,好囧囧囧!宿封看到旁边李肃阳这货蠢蠢欲动,他抢先一步上前,抱小宝宝一样抱起程珏。继而目露凶光、满眼警告意味的瞪了李肃阳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