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炮灰女配穿越记 > 第25章 通州季氏

第25章 通州季氏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欢斜躺在床上,一个梳着妇人髻的美艳少妇端了碗,一勺一勺吹凉了汤汁,送到他口里。

    少妇面目明艳,但下弯的唇线与眉间的阴郁,却为她平添了一层戾色。此时,少妇一边给季欢喂着汤汁,一边絮絮的说着“……幸亏你临行前,你舅舅给了你一块护符,否则这次,你怕是凶多吉少了。你爹连你舅也不如,到现在,只来看了一回,呆了不到一刻就丢下你走了。他是什么好的都紧着你二哥,可你也是他的孩子,而且资质也出色,小小年纪就筑基了,若放在别人家里,那是宝贝一样的紧着捧着的娇子,咱们家,哼,他眼里就只有他那个宝贝儿子!”少妇越说越激动,干脆将碗放下来,“这次你护符碎裂,魂灯黯淡,要不是你三伯觉得不对,执意要去找你,还不知道我们母子能不能见上一面呢!”说着美妇人掏出帕子心酸的拭了拭泪,“你那几个同门,也是不中用的。一个小小的阵法,就把你们困住了。还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娘……您,别这么说……”季欢脸色发黄,明显是血气不足。

    “哼,我可都知道,你是为了救那个什么王月受的伤!”少妇将碗重重磕在床边小几上,“我告诉你,在青云别轻易和女修走的太近!你就是看上哪个女修,也要看看她家世如何,能不能让你借力!”

    少妇正说着,门外一个丫鬟掀了帘子,怯生生的朝门内禀报“如夫人、五少爷,二少爷回来了。老爷、太太和几位少爷都去了前厅,老爷让五少爷和夫人也都去前厅……”丫鬟吞吞吐吐说完,站在门槛下面,诺诺不敢再言。

    少妇脸色阴沉的能拧出墨汁,狠狠甩手,啪嚓一响,汤汁与碗屑飞溅满地。

    季家前厅,一个英气勃勃的男子身着一袭瓦蓝剑袖长袍,向正首的季氏族长与太太撩袍跪下行礼。那斜飞入鬓的剑眉、狭长锐利的双目,薄薄的修唇,无不显出一派潇洒风流,束髻的紫金冠与硬挺的肩峰,更是将他衬得如同一柄宝蓝出鞘的利刃一般英倜绝伦。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孩儿出去历练一载,无不时时记挂着父母亲,如今孩儿返家,见双亲无恙,心中欢喜不禁。”这男子拜了半拜,便听上首季氏族长季厦朗声说道:“轩儿不必多礼,过来让为父探探你修为如何。”男子顺势起身,迈步近前,躬身将手腕恭敬的递到他父亲面前,季厦伸出两只保养甚好的手指,闭目探查了数息时间,睁眼露出喜不自禁的神色“轩儿竟然已筑基巅峰,半步金丹!不错,不错!”

    他侧首的太太是个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庄丽妇人,看不出多大年纪。坐在那里虽不置一词,却眼角含笑的点了点头。

    “父亲,孩儿此次能突破屏障壁垒,是得了几个朋友的机缘帮助,我来为父亲引荐一番可好?”季轩询问着说。

    “好!好!”季厦连连说好,季轩欢喜的闪身,让出门后的一男一女来。

    男的一袭黑袍,笔挺的滚边交领,神色冷冽。比之季轩,穿着并不出色,却自有一股沉稳不惊的气势。若将季轩比作一柄宝光湛湛的出鞘利刃,这人便似那轻易不示于人前的千古奇兵,令人一觑之下便生出不可小视的心来;男子身边的女子肤白胜雪,眉目五官如造化生出巧手,精良细绘造就。甫一观之,便似被攫住心神,生出贪看之心,不忍暂舍一瞬。这两人施施然踏入厅堂,仿佛外间的光芒俱被吸引了进来,真真是华彩满堂,令人忍不住击节叫好!

    “父亲、母亲,这两位,便是孩儿此次历练结交的好友,青云宗万仞峰萧炎道友,丹鼎峰苏纤纤道友。孩儿此番历练,若无两位道友出手相助,怕就早已殒身于血蝠王齿下了。”

    “血蝠王!”季厦旁边的太太神色一凛,缓缓站起,庄重的向着萧炎与苏纤纤行了一礼,郑重道“多谢两位道友此次仗义相助,救我孩儿于危难。青栩在此谢过,日后若是二位有需我季氏相帮之处,季氏但能为之,定不推却,以谢二位救我季氏少主之恩!此番还望二位能在我季府多盘亘几日,好让我等寥尽地主之谊才是。”

    “夫人所言甚是!”季厦抚掌,“二位道友不如在季府多住几日……”

    “哎呀我们可是来晚了!”季厦正说着,一道咯咯笑声突兀的闯了进来,见是如夫人笑盈盈的迈步进来,后面还跟着被王月搀扶着的季欢。

    季欢制止了王月的搀扶,郑而重之的跪下向季厦与青栩行礼,“孩儿拜见父亲、太太!”季欢扎扎实实一个礼规规矩矩行完,方听上首他父亲语气平平说道“起来吧,去与你二哥见礼。”

    季欢与季轩两厢见礼,季轩讶异道“五弟怎身上带伤?可是历练时碰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妖物?”

    季欢苦笑不语,王月吞吞吐吐道“季师兄,他,他是为了救我方受了伤……”

    方才一直沉默不语的萧炎,看到王月腰间的青云弟子玉牌,出声询问“你是我青云哪个峰的弟子?因何事受伤?”

    “您是?”王月未尝见过萧炎,自是认不出,便迟疑问道。

    “万仞峰萧炎。”

    “原来是宿封师兄的师弟!”王月面上显出难看之色,却仍是如实将雁霞山的事情和盘托出。

    厅堂众人听罢,心神无不大震!

    季欢听了眉头皱了又皱,萧炎也越听越恨不得这王月不要再说下去,这岂能在外人面前大说特说?

    “原来如此,欢儿你等能破四象养炉阵而出,却是不易;呵,青云宗果然是英杰辈出之地”季氏族长季厦眼中精光爆闪,捻须笑意盈盈,“竟出了能平治尸蛊的人才!欢儿,既有如此好友贵客,我等季氏怎能怠慢?还不快快请了过来?”

    那坐在上首的端丽太太青栩,目不斜视,但如夫人却将手里帕子绞了又绞,艰难的出声道“老爷,欢儿还有伤在身,妾身派人去请便好。”

    “糊涂!”季厦呵斥道,“妇人见识短,此等贵客前来,怎能怠慢?你亲去好生请了过来!”季厦见如夫人仍是拧着不肯动身,又喝道“还不快去!”如夫人方噙着泪,离席去请宿封等人。季欢眼神黯了黯,拳心不由握紧。

    宿封、凌俞与程珏五人,不明就里的被如夫人邀请到前厅。程珏进门,见那出彩的不得了的坐于一边的萧炎、苏纤纤两人,瞬间觉得太养眼了收不住视线。果然是各种金手指汇聚一身的主角,这光环开太大了有木有!

    “师兄。”萧炎见宿封进来,便起身恭敬行礼,宿封也不客气,扎扎实实受了礼,与萧炎寒暄一番,领着凌俞、程珏与原墨辛等人入席坐定。

    “呵呵,贵客登门,我等到今日方知,多有怠慢,万望勿怪!”季厦立起与宿封行礼。

    “哪里话来,季族长客气了。我等因小师妹负伤,在季府叨扰多时,多有失礼,还望族长莫要见怪才是。”宿封接的自然,却不知季厦下面的话让他面色大变。

    “适才听贵宗王月道友叙及,在雁霞山遭遇尸蛊一事。方知这世上竟出了能平尸蛊毒发的高人。闻说竟是道友右手边的程道友,不知程道友可否赏脸……论道一二?”

    “……呵,”宿封心里把王月骂了个死去活不过来,面上却淡淡笑道“论道清谈有何不可?不过,一来我小师妹此次刚刚进阶,境界尚不稳定,且又身负重伤,尚需固本调息一二;且二来,我与萧炎师弟却是早有约定,历练、闭关有成,俱要切磋一二,互证己道。如今我师兄弟二人在季府碰上,实是上佳机缘,不可辜负。不若先劳烦季族长,选一处比试台,我二人切磋过后再论如何?”

    宿封向着萧炎递了个眼神,萧炎微不可查的目光微动,两人暗搓搓的不知道在打啥暗号。

    “好!”季轩兴奋的击掌赞道“早闻万仞刀剑二子威名,如今能得观两位道友论剑,实在不可多得!”

    季厦沉吟半响,也点了点头,“甚好,便随我到府中后山演武台吧。”

    “如此,多谢族长成全。”宿封深深一礼行下,回头吩咐凌俞,“凌师弟,师妹刚进阶不久,先送她回去房中稳固修为。”又转头向苏纤纤施礼道“苏道友炼丹造诣在下早已耳闻多时,此番我峰师妹因护我而身负重伤,如今尚未痊愈,还请苏道友此番助我师妹一二,在下不胜感激!”

    萧炎也附和说“苏师妹心地善良,且于丹鼎之术颇有造诣。定会为程师妹好生调养,师兄还请放心。”

    苏纤纤也不是个蠢的,见状忙连连答应了,便跟着凌俞扶着程珏出去。

    剩下宿封、萧炎与原墨辛、李肃阳几人,随着季厦等季氏族人,往季氏后山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