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人道大圣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有事她真上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有事她真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也符合念月仙身为剑修的宗旨,剑修的剑,永远都是一往无前的。

    修士修行,岁月悠长,谁的记忆当中没几个特殊的人或事呢?但这些人或事终究不会成为阻碍修士修行的绊脚石,反而应该是一种动力,在困顿之时翻起这些回忆,思虑当时的单纯无邪,会心一笑。

    “师弟,人言不可尽信!”念月仙忽然又开口说道。“怎么?”陆叶不解地望着她。

    念月仙道:“如你所说,那苏玉卿若真的愿意拼尽全力从中斡旋的话,陈玄海没道理半点面子都不给她,毕竟方寸山这边,总共就只有三大日照,他们彼此间应该是知根知底,而且那陈玄海未必就想不到提出这个条件之后我们会是什么反应,他这明显是有些强人所难,你再仔细想想,苏玉卿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陆叶露出沉思神色,回忆着苏玉卿当时的话,片刻后回道:“当时她没有把话说的太满,只说与陈玄海再好好商量。师姐的意思是......海棠她师尊并没有出全力?”

    念月仙道:“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总感觉怪怪的。”

    陆叶还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间一阵地动山摇,有狂暴而凶勐的力量波动从外面传来,霎时间,即便是在重重禁制中的房间内,陆叶二人也感觉自身犹如在大海中颠沛流离的船只,不但身形不稳,就连心神都有些动摇。

    两人脸色齐齐一变,连忙闪身而出。

    抬头望去只见远方天空中两道流光正在急速碰撞交锋,打的天崩地裂,而那两道流光之中,赫然跌宕出日照境强者的气息。

    方寸山被入侵了?陆叶立刻生出这样的想法。

    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岔了,因为在那边交锋的两位日照境中的一人忽然娇喝:“陈玄海你这老顽固,什么时候才能开开窍?”

    话落之时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

    紧接着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祖训便是祖训,若不尊祖训,哪还有伦理纲常?”轰隆隆一阵反击。

    陆叶傻眼了。

    念月仙也看的表情呆滞:“师弟,这是.....””

    陆叶眼角跳动:“好像是海棠她师尊打上云海峰了。”

    这女人.....子生勐啊,陆叶之前也有要打上云海峰的想法,当然也只是想想,谁知道苏玉卿不但这么想,还就这么干了。

    而听两人对话,显然是因为念月仙的事起了冲突,在这边大打出手。

    方才他还跟念月仙聊起这方面的事,念月仙怀疑人家没有出全力,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自己救了海棠,苏玉卿这边居然宁愿与陈玄海彻底撕破脸皮,也要帮海棠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这若说人家不出全力那就太过分了。

    海棠这师尊还是很有担当的!果然能教出海棠这样的弟子,师尊也差不到哪去,有事她是真上。

    方寸山这边三大日照,是三大支柱,多少年来没有红过脸,更不要说这样大打出手了,一时间,整个方寸山,上千灵峰,无数修士都露出忧心之色,皆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正激斗间,又有一道日照境强者的气息浮现而来,却是那吴奇墨,远远便高呼起来:“两位且住手,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好好说,何必这样兵戎相见。”

    苏玉卿气愤的声音传来:“这老顽固不通人情世故,死守祖训不放,我今日便给他开开窍!”

    陈玄海不甘示弱:“祖训若可破,那日后便再无规矩可言。”

    “两位冷静啊,这么多弟子在下面看笑话呢。”吴奇墨打着圆场。

    又一位日照境加入战场,似是想拉架,结果场面愈发混乱了,整个方寸山到处都充斥着日照境交锋的气息余波,好在这三位还算收敛,这才没有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后果。

    山谷中,陆叶与念月仙沉默观瞧,许久,念月仙叹息了一声:“师弟,我怕是错怪了海棠师尊了。”

    别人为自己的事拼到这份上,那是真的尽了心,出了全力了。

    陆叶默默颔首,心中也不免涌出一丝愧疚,暗暗决定,回头得好好谢谢人家才行,无论此事成与不成,苏玉卿的为人都让人无可指责。

    整个方寸山,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三大日照境此刻打的一塌湖涂,却没人观瞧到,在那云层之上,三道身影安静站立,赫然便是苏玉卿,陈玄海和吴奇墨三人。

    而下方争斗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本尊,只是他们各自的一道身符而已。

    陈玄海眉头凝成一个川字,表情无奈:“苏道友,有必要做到这份上么?直接与他言说又不是不行。”

    苏玉卿微微一笑:“直接与他言说或许可行,但难保他会不会出全力,那终究是我小人族的事,与他可没多大干系,如此做过一场戏,让他知道我的诚心,再跟他提那件事,那就水到渠成了。”

    陈玄海叹息:“可惜老夫一世英名!”

    此事之后,他恐怕真的要被冠以老顽固的名头了。

    吴奇墨在一旁嘿嘿笑着:“咱们三大日照在这里联手做戏,也算是给足了那小子面子了,回头他口中若敢蹦出半个不字,我把他脑袋拧下来。”

    苏玉卿一叹:“终究是后辈们不济事,否则咱们哪需要如此麻烦。”

    也是黑渊演武之事太重要,否则他们这样三个日照,哪里需要折腾这些狗屁倒灶,只希望事情能按着既定的轨迹发展下去吧。

    这边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方式虽然老套了一些,但因为做的太逼真,所以效果必然不差。

    吴奇墨道:“不过苏道友,如此一来,你可真要陪上海棠这个弟子了,你舍得啊?”苏玉卿道:“我还是那句话,海棠若真能与他结成良缘,对海棠来说不是坏事,你们等着看吧,假以时日,这小子必成大器,再者说了,海棠自己并不拒绝此事。”

    她是问过海棠的否则也不会如此行事,若自家弟子不情愿,她岂会强人所难。

    一场日照境之间的交锋,最终还是在吴奇墨的“努力调停”下结束了,苏玉卿撂下一句狠话,气休休地飞回了仙灵峰。

    山谷之中,陆叶与念月仙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半晌,陆叶才道:“得找个机会,谢谢苏前辈才是。”

    念月仙默默点头:“回头我跟你一起去,此事若实在不成,便不必强求了,无非百年而已。”

    原本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结果现在引的方寸山这边日照境都开始内斗了,无论陆叶还是念月仙,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两人却是不知,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他们的好戏,只能说,姜终究是老的辣,尤其是日照境这个层次的强者,若是愿意放下身段来演戏的话,凭陆叶和念月仙星宿境的层次,是根本看不出半点破绽的。

    星空几多诡谲,处处凶险啊!一日后,海棠来了。

    陆叶与念月仙一起接待了她,问起昨日之事,海棠如实相告,她其实知道的也不多,苏玉卿的种种筹谋,并没有跟她言说,因为苏玉卿知道自家弟子的性格,面对陆叶这样的救命恩人,她是藏不住话的,所以海棠知道的也及其有限,只知道自家师尊昨日跟陈玄海斗了一场法,被吴奇墨给拉开了。

    陆叶叹息:“倒是让苏前辈费心了,海棠师姐,劳烦你通秉一声苏前辈,就说我想去拜见一下,当面道声谢。”

    海棠道:“且不忙,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跟你说的,关系到这位念道友的去留。”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是不是有什么转机了?“陆叶精神一震,若如此,那苏玉卿昨日的举动就不是没有效果,昨日大战之后,苏玉卿撂下一句狠话回到了仙灵峰,他还以为事情彻底没希望了呢。

    “是。”海棠点点头。

    “愿闻其详。”陆叶专注地望着她。

    海棠瞧了他一眼,眸中闪过一抹羞涩的神情,陆叶没注意到,念月仙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下奇怪,也不知海棠要说什么事,为什么又会羞涩。

    定了定心神,海棠道:“师尊与陈师叔昨日一番交涉,最终达成了一个协议,那就是陆师弟如果愿意帮方寸山这边一个忙的话,事后无论成败,都可以带念道友离去!”

    陆叶眉头一扬,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谨慎道:“若是我力所能及之事,自然没有问题,可如果在我能力之外的话,我就只能拒绝了。”

    海棠道:“自然是在陆师弟能力范围之内的事,而且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陆叶笑道:“那我可要听一听了。”还有这好事,果然,苏玉卿昨日之举不是无用功。“是这样的,再有两个多月,方寸山五十年一次的黑渊演武就要开始了,本界这边原本预定的人手当中,有一位修行出了岔子,无法参与,所以人手就不足了,陈师叔说,如果你愿意帮忙凑个人数的话,那他就同意在事后让你带走念道友。”

    好难,这段剧情有三个走向,我得想想,往哪个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