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俏医官 > 第四章 糟糕,难成局外人

第四章 糟糕,难成局外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媚没有下跪,她倔强地站在原地,只是冷眼看了一眼皇上心想,病症长在太子的身上,你们有闲工夫在这扯皮,我又怕什么?于是镇定地对皇上道:“慢着,不用送什么慎刑司,我自己去便是。”

    苏老太医对女儿的意气用事,很是焦急,他怕太子的病再耽搁下去,他们父子两个的命就真丢了,于是忙用颤抖的声音道:“皇上息怒,小女真是给太子诊病的,且已经找到诊治的良方,虽说是炭灰,但从中医角度也是说得通的。望皇上给小女一个机会,也给太子一个机会。”

    此时皇上见皇后的神情很是焦急和悲伤,也感事态严重,如严加阻拦一旦引起不良后果,会让皇后多加猜测,因为自己对待三王子央侯的问题上,皇后屡有幽怨,说自己更看重三皇子……于是,他忽然态度一转,顺着苏老太医的话对皇后道:“太子的事有你多加照应,朕不插手了,但有什么不测别怨恨朕就行。”

    皇上态度一亮明,皇后马上明白这是皇上做的一个姿态,就是想将自己置身事外,虽然生气倒也感激,便用和缓的声音道:“陛下请放心,臣妾安排就是。”

    一切恢复平静,皇后陪皇上进太子寝宫看太子,高公公派人找炭灰,苏老太医和苏媚则被皇后安置在太**偏殿休息。

    不到半个小时,高公公带着半瓶墨汁来到偏殿,手里还拿着一块青炭递给苏媚道:“青炭是早些年太医院留下的,怕是不好用,我带着些墨汁来,你看着办吧。”

    听了高公公的话,苏媚很是欣慰,她刚才着急忘了墨汁是最好的小颗粒炭,现在高公公竟如她心意拿来岂不更好。于是喜形于色道:“这个好,省着研磨了,糖带了没?用糖调配会好些,这就给太子喝去。”

    苏老太医行医多年,很少见这么简单治病的,尽管一直疑虑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苏媚和高公公等人来到太子寝宫。

    此时的太子寝宫并不肃静,久不落面三皇子正与皇上围坐在太子床前说着话,三皇子还关切地捏捏太子的手臂,见有些僵硬心里不觉一惊,但很快恢复常态,违心对皇后道:“母后不必忧虑,皇兄很快就能康复。”

    皇后苦笑一下,算是回应。她知道三皇子在皇上面前只会做姿态,如果此时戳穿,反而让皇上以为自己事多,不如沉默。

    苏媚和苏老太医还有高公公拿着配好的墨汁糖水,走进寝宫。她没有理会在场的任何人包括皇上,径直将墨汁糖水递给一位小婢女,嘱咐她给太子服下。因为时间不等人,如果再耽搁,一来太子的罂花毒入大脑,即使以后醒来也成废人一个,另外太子多日躺在床上昏迷,体内糖分极少,急需糖分补充才不至于大脑因糖分短缺而坏死。

    婢女将黑黑的墨汁,一点点地顺着嘴角引入体内。

    有了刚才的一个波折,皇上虽然见给太子灌的墨汁,也未加阻拦。精明的三皇子自然不会挑事似的管闲事,便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苏媚来。他料定苏媚不是宫里的人,那份从容与镇定,哪里是宫里当差女子所有的。目不转睛地盯视苏媚一会,忽然对苏媚生出好感来,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子,竟敢揽下救治皇兄的重任,医术高深自不必说,单说勇气就不是一般人可比,想必他日定有用处。

    三皇子央侯决定与苏媚进一步接触,便对还在疑虑的皇上道:“父皇,儿臣从西域回来后这几日无事,也好照顾一下皇兄,即使儿臣不便前来亲自照料,最好与太医商议诊治方案,尽快让皇兄身体好起来。

    皇上自然希望三皇子央侯与太子熙侯关系密切,见弟弟如此关心哥哥,高兴地点头,捋着灰白的胡须对皇后道:“朕允了,这样也好让你母后多加休息,太子的病就交给你了。”

    皇上的表态让皇后和苏媚均感意外,但皇帝的话一言九鼎,两人只好惊愕着不言语。

    皇后对太子的病情本不疑虑有三皇子的因素,因为一个远隔千里在边塞守边的人,如何对太子下毒手?况且三皇子只是争强好胜的一个孩子,哪里有什么心计来算计太子呢。但今次三皇子主动请缨参与太子病情诊治,她忽然觉得不似弟照顾兄那么简单。

    苏媚的惊愕来自于三皇子,他说刚从西域回来,而太子的罂花毒就是来自西域,三皇子兴许与此有关。从诊断出太子的病发原因,苏媚就决定对任何人隐瞒,直说是太子喝酒吃食物太多少运动,导致食物淤积,继而有些血淤症状,才昏迷的。

    三皇子眯缝个眼睛仔细欣赏着苏媚,挺直的鼻子很是小巧,面若桃花般娇艳之中含有刚毅的成分,嘴角总是倔强地翘起,形成好看的弧形,一头黑发几乎齐腰,没有梳成任何的发髻,散落到眉前倒显得洒脱漂亮。

    三皇子与他的皇兄太子不同之处,就是他在沉迷女色的同时,还学会利用女色,这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丽妃就教育他,不要将女人只当成玩物,女人的智慧有时要超过男人。

    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三皇子看女人多从不同层面看,如今用在苏媚身上,他认定苏媚这个女子,一定有些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潜力可挖,于是打破沉寂笑道:“父皇、母后,想来你妹也累了,就回宫歇息吧,我还要同小太医商议太子的病情,可好?”皇帝正愁怎么离开太子寝宫,如果他先提出离开,皇后一定会心生埋怨,怪他只探视一会就走,太不关心太子。现见三皇子央侯给自己台阶下,便示意皇后离开,让太子休息。

    一行人走后,宫里异常平静。苏媚不想与三皇子有交集,接过婢女手里余下的墨汁糖水,亲自给太子顺到嘴边,对他道:“太子的病情你不知晓,何来商议?你回吧。”

    三皇子照顾皇兄是假,探探苏媚的口风倒是真的,他很想知道苏媚究竟对太子的病因怎么看,于是挑逗地一笑道:“不知晓才与你商议,你告知我不就行了,我也好给你出出主意。”

    苏媚打定主意,不将太子的病情说得复杂,自己就当并不知情的傻瓜,隐瞒所有人。她故作镇定道:“哪有什么严重,只是酒喝多了饭吃多了,过敏而已,排排淤食即可。”

    说完,苏媚故意看着三皇子的表情变化,发现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解,便知三皇子有疑虑,故意逗他道:“也没那么简单,太子的身体还是损伤不少,要调养到从前状态恐怕很难。”

    “太子的病情就这么简单?只是生活无节制所致?”三皇子的问话一来确认苏媚的判断,二来故意将太子说成生活无节制导致昏迷,与旁人无干。

    苏老太医在一旁被苏媚和三皇子的对话弄得糊涂,因为他也是至今不知太子的真实病情,直觉告诉他,情况很复杂。他怕苏媚一不小心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来祸端,忙上前打断两人道:“三皇子不必忧虑,只是淤食而已,调养几日便可。”

    苏媚见父亲为自己圆场,反而心头一震,父亲在宫里多年,一般都会将事情想复杂几倍,越是说的简单就越是复杂。苏老太医的关切目光和三皇子的疑虑目光,交织在一起,令苏媚的脑门猝然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