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俏医官 > 第三章 诊治,又惹祸端

第三章 诊治,又惹祸端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后的话如晴天霹雳,令现场气氛陡然紧张,所有人的表情都僵硬,尤其是苏老太医从接受太子的病症开始,惶恐和迷惑就占据他的心,他的表情除了僵硬外,还带着惊恐和歉疚,不该带着苏媚一个孩子来赴生死任。一切来得猝然让人信则不信,皇后在太子殿外发威欲砍人还是第一次,是怒气使然还是真的要给太子冲喜,也只能任由皇后说了算。

    苏老太医愣了一下马上回神,对在宫中前一秒喜后一秒悲的局面,他是见得多了。他对自己的安危考虑甚少,在宫中当太医多年,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他懂,早已将生死看淡,只是年少的女儿跟着无辜受累让他心如刀绞。顾不得什么了,先救下女儿要紧。只见他一个跨步上前半跪道:“皇后息怒,小女确是给太子诊病来了,不妨让她瞧上一瞧,兴许太子的病症有转机,如不可,再处置小女也不迟啊。”

    “如不可?大胆,你是在咒太子吗?丫头的命怎能与太子相比?”苏老太医情急说出的话,让皇后听了很不顺耳,太子的病症搅得她神经敏感脆弱,如不好转的后果不言自明,如今被苏老太医这张嘴口无遮拦给说了出来,她的眉毛仿佛竖立起来,眼睛挣得圆圆的冒着火,太子半死不活的,让她对宫中的一切都不满、怀疑和怨恨。

    忽然,太子殿内看护太子的婢女气喘吁吁地来到皇后面前,跌落着一只腿半跪,哭丧着脸道:“皇后,太子的脸色开始青紫,病症好像严重了!”

    “什么?”皇后心里一惊一股凉气直冲脑门,身子趔趄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悲戚,她轻拂宽大华贵的衣袖,让自己稍微平静,她明晓此时不是与谁斗气的时候,真如苏老太医所言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切都来不及了。与其砍两个人解气还不如将太子的病症治好,时间不等人,太子的身体不容许拖延,皇帝和三皇子央侯也在关切太子病情的进展。缓过神的她用手捋一下凌乱的发鬓,对还被武士架着的苏媚正色道:“诊病不同儿戏,你可有把握?”

    苏媚正愁解不开困局,见皇后问话便挣脱开武士的束缚,耸耸肩应道:“没把握也不敢来皇宫走一遭,行不行,瞧了病再说。”

    一番听了有些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话,口气却很强硬,皇后听来无奈但也无暇计较。太子的病症难解不是一日二日,哪里还有人敢打包票。于是她挥手示意让武士离开,然后道:“闲话少说,你们父女二人还是给太子诊病吧。”

    苏媚随父亲进殿。如果不知殿内有一位病人,单看太子寝宫很是华丽,整体色调是皇家气派,红色和黄色占主流,红彤彤暖洋洋的。寝宫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沉静,几个婢女焦急地围在太子床前,有的悲戚地拭着眼睛,有的手足无措地在床边晃悠。她们比起别人来要悲惨得多,一旦太子病故,她们被冲入别院的可能几乎没有,殉葬几乎是她们唯一归宿。

    苏媚拨开人群俯身朝太子的脸面望去,的确有些红中发黑像是血淤,她看一眼父亲似在征询。此时的苏老太医的被太子的征象弄得愈加心里没底,眼里空洞地盯着太子,并没搭苏媚的茬。太子的病症显然比刚才他诊治时凶险许多,中医讲究血脉通畅,而太子明显犯了不通的大忌,脸面看起来僵死一般。

    苏老太医见女儿表情漠然,似乎陷入一种困境,无奈地摇摇头,低声对苏媚道:“你看看脉象吧。”

    “父亲,女儿诊治讲究的是整体观证,他的脉象一定虚得摸不到。不如将太子的衣带解开,我也好看看上体全貌。”苏媚说完,环视一下还在惊恐的一班婢女道:“你们快些将窗帘打开多些自然光,再将窗子打开透些新鲜空气,打点热水来给太子擦洗上身。”

    皇后听说苏媚要给太子擦身,有些惊愕,站起身刚要出手阻拦,只见高公公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打断苏媚,看看再做打算。

    “也罢,看来这丫头不像是故弄玄虚,一板一眼的还真像回事。”皇后想来高公公的意见有道理,便示意小婢女拿个圆凳,她就坐在太子的脚面处焦急观察。

    此时的太子寝宫窗帘拉开,有微风吹来。在自然光线下苏媚看得真切,太子的脸色黄中泛青。再仔细观察,见太子的嘴角留有一丝的稀薄唾液,嘴角还微微向一侧倾斜,前胸也缺少青壮男子的弹性,淤血严重。

    “天那,嘴角倾斜流稀薄唾液,已经见濒死征兆,难怪众太医无解。”苏媚让其中一位婢女用手帕擦拭太子嘴角的唾液,然后拿到鼻子边嗅嗅,有一股腐臭的香气。她看出太子中了西域传来的一种花毒——罂毒,这种叫罂的娇艳无比的花,一般生长在沙漠边缘,抗旱性极强。罂的枝干有一种白色浆体,结果后的花籽很香,吃后让人兴奋,久而久之上瘾且损伤机体。

    “奇怪,太子怎么会有罂花吃,夏国并无这种花木,也无人知晓其利害,如果太子是被人唆使而患上吃花毒的瘾,那事情远非诊病那么简单……”苏媚紧蹙眉头,脑子里杂乱无比。太子的病症治还是不治,都是难题。不治,自己和老父亲的命都得搁这儿;治,就有可能犯了下毒者的大忌,因为能给太子下毒的,多半是宫里的人,治好太子的病就可能触怒下毒的人,那……

    苏老太医见苏媚的表情严峻,以为太子的病症无解,便关切询问道:“女儿,真的无解吗?”

    正在沉思的苏媚,被苏老太医的话点醒,救人要紧,管什么其中的利害关系,宫中自有宫中的恩怨纠葛,自己先过了这关再说。于是她对苏老太医道:“父亲放心,女儿试一试再说。”

    苏媚说完,对站在皇后身边的高公公道:“让人拿些细密的炭灰,一会和着糖水给太子喝下。”

    “这,就用这个,不开药方吗?”高公公的问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问,连皇后也是疑惑地看着苏媚,不知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老太医更是忍不住跟着问一句道:“你确定不开药方?”

    “父亲,我这就是药方。快去抓药吧,病情再耽搁怕是要侵袭太子的大脑,到那时一切就都晚了。”

    “好,我这就去。”高公公将拂尘放在左手臂上,脚步匆匆地往殿外走。这时就听男子浑厚的声音传进殿来:“等等,吃炭灰是百姓闹家家的把戏,怎么还拿到宫里来了,还不快将这骗子拿下,送慎刑司处置!”

    只见除苏媚外,余下的包括皇后在内都面如土色地齐刷刷跪下喊道:“陛下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