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俏医官 > 第二章波折,进宫遇险

第二章波折,进宫遇险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进宫,就能活吗?”苏媚这句话让苏老太医心头为之一振,女儿说的对,放弃逃离京城,不失为上策。但苏老爷对女儿夸下海口进宫医治的事,心里并无根底,女儿什么样,他能不清楚?自己在宫中当一辈子太医,疑难杂症遇到无数,尚对今次太子这般凶险病症存有疑虑,一个在闺房中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光凭着不知天高地厚一时的冲动,就能救全家于危难之中,岂不笑话?

    但苏老爷尚不知,此时的大小姐是晕血被吓晕后,已经被“医术高深”的苏媚附体,可谓今非昔比。况且苏媚也为自己先前的晕血感到羞愧,此次进宫为太子诊病,是她咸鱼翻身的一个契机,也是为自己胆小正名的一个机会,岂是儿戏信口说说那么简单。

    “葵儿,告诉各房回屋休息,一会安排饭菜,我们爷俩商议进宫之事。”苏老太医刚才愁苦的脸上掠过一丝镇定,径直坐在苏媚床边茶几旁的红木椅子上道:“女儿,进宫不是儿戏,如你公然进宫定会违反宫规,依旧会祸及全家,不如你女扮男装做我的家奴,到诊病时再做打算。”

    “好,只要能进宫,扮作家奴也无妨。”苏媚此时只想进宫施展她的医术,便满口应承。

    天刚放亮,还没等苏家父女收拾妥当,就见宫里高公公一脸焦色来到苏府,不到两天工夫光临二次,让苏老爷的心里愈加沉郁。

    父女无话,上路,苏家的人也都站在微亮的天幕下忧虑目送。

    街上行人依旧稀少,走在路上的人也都左顾右盼,生怕街巷里冒出什么人马,将自己抓到宫中当祭品,因为自从太子昏迷不醒,就有不少妙龄少女被抓,说是预留的准备为太子做“妃子”冲喜的,弄不好就是为太子殉葬。

    高公公因走的急,对苏老太医今次身边带一个英俊的家奴跟班,并无理会,能第一时间处理太子的病情,是当务之急。

    “苏太医入内,不得有误,其他人等一律殿外守候。”高公公走到太子殿大门口,停住脚步环视殿外一眼手扬一下拂尘正色道,遂引苏老太医进入堂皇的太**,苏媚则被赶至殿外一角等候。

    此时的太子夏熙侯表面看起来和几日前无两样,脸面还是红润明亮,就像熟睡一般,但见多识广的苏老太医知晓,这是宫中红帐映光的缘故,造成一种病症的假象。与一日前相比,太子的脸微微失去血色,呼吸也愈发沉促。

    苏老太医俯下身把脉,果见脉象比前一天虚浮,且变化较快,不觉一惊地抖动一下手腕。他抬起头朝着窗棂方向思忖着,早前太医对太子用过补充阳气的药,毫无效果可言,如果是厉害的毒物浸入,也该早早发作,那如果是酒精中毒,昨日已经通过引流喂一些香醋,也该见好,怎么反而变得凶险了呢?

    “苏老太医,太子可有救,不能再耽搁了,熙儿的病不等人啊。”正当苏老爷疑惑之际,皇后焦急地来到太子殿,站在太子床边催促道。

    “这,皇后见谅,这次太子的病情难解,臣,臣暂无良方,赎臣无罪。”苏老太医弯腰站立,瘦骨嶙峋的手竟不自觉地抖动着,脑门也冒出一层的细密汗珠,他低着头话语顿挫。

    “赎你无罪?说的轻巧。宫里养你们一群废物,用到时拿不得台面上,熙儿的病也不是一天二天,竟无一人能瞧明白,真是气煞本宫了。苏老太医,你就随高公公到偏殿休息吧,不用回家去了,好好合计着给太子开一副良方,午前速速写来,不然太子有什么不测,别怪本宫不客气,”

    皇后这几日对太子病情不见好转,颇是无奈和焦急,气血攻心的她表面上还不能慌了阵脚,只好忍住惶恐,每日里躲在宫里伤神。想当初册立太子之际,就有大臣对皇帝进言:“太子乃他日之君,体壮品高乃国之大福,倘若有差池,岂不误了大事。”其言下之意是指三皇子夏央侯更为优秀和稳妥,是她极力维护,才让皇帝左右摇摆的心暂时安定,立下熙侯为太子。如今,太子果真不争气地出现状况,要她如何不急。

    皇后想到这儿怒气愈加深厚,厉色瞥一眼还在抖动的苏老太医,对高公公厉声道:“还不带苏老太医下去!”

    此时苏媚在殿外的角落里焦急地等候父亲,忽见苏老太医表情愁苦且脚步蹒跚地跟随高公公走出大殿门,竟忘了招呼自己,顿觉不妙,不由得着急高声大喊:“父亲,等一下女儿!”便一步一颠地往前迎去。

    苏媚的位置本是大殿门里侧角落,她这一喊不要紧,正给刚跨出殿门的皇后听得真切,又见眼前跑来一个陌生的莽撞后生,没拘没束地敢在病重的太子殿外撒野,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只见皇后拦腰站立大殿过道中央,拦住奔走的苏媚道:“大胆狂徒,看见本宫还不跪下,谁让你来太子殿撒野的,还不快给我拿下,拉出去砍了!”

    皇后这一声断喝不要紧,将愁苦萎靡的苏老太医吓得身子一震,他停下脚步回望,只见苏媚在大殿门口处正被几名看门的武士架着,因刚才苏媚与武士撕扯,竟将化装后生的包头扯了下来,齐腰黑发倾泻而下,更显女儿家的妩媚,将皇后看得有些迷惑。

    过了一会儿,皇后才缓过劲来,心想宫里是不让女子随意进入的,如果是宫女入宫也是统一由宫里女官领入宫并暂时放入**安置,哪里会有如此放肆之女,在太子殿前高声喧哗。想到太子病情不见好转,没准是这些不知深浅的小蹄子,搅扰了太子的心性,才……

    皇后的怒火被再次点燃,她眉毛高抖着怒视苏媚道:“快将这没规矩的小蹄子带走,乱杖打死。”

    苏媚被武士架着,倒也老实许多,她并无半点惧怕,反而颇有兴致地观察起皇后来,但见皇后虽然怒气冲脑,将脸面弄得有些红涨,但姿容却异常端庄和威丽,不禁被她吸引,竟盯着皇后细细端详,嘴角还露出几分艳羡之色。

    而此时站立脚步的苏老太医却听得真切,只见他踉跄着回走几步,跪倒皇后面前道:“皇后息怒,恕老臣管教无方,让小女冲撞了皇后。”

    苏老太医这一说不要紧,更让皇后生气,只见她右脚跺地,手指苏老太医道:“你可知罪,太子熙儿病重之际,你不好好给太子诊病,却带小女在太子殿外胡闹,本宫岂能饶你?”

    “皇后误会,我带小女来此,本非胡闹,而是让小女给太子诊治病情,望皇后息怒。”

    苏老太医的话此时在皇后听来,如同临时救急编的瞎话,这种事她在宫中见得多了,哪里肯信?但见皇后瞪着冒火的丹凤眼,用右手掌在空中指着一前一后苏媚父女划了一个圆圈,厉声道:“什么?小女给太子诊治病情,太子是什么人,金玉之身岂能儿戏,好大的胆子,这谎撒到宫里来了,高公公快将这父女一起拿下,一块砍了,给太子冲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