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网游小说 >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作者:顾南西

动作:投票推荐加入书架直达底部

更新时间:2015-09-18 06:56  [人气:2248]

最新:第九章:凤歌儿番外3

  这世上最悲催的是什么?    其一,人在天堂,钱在银行。其二,夜成了四季干扁豆。    十一就是这样悲催的人,代号79811特务,还没来得及吃遍山珍海味,玩遍美男正太,就永别了可爱的二十一世纪,一朝变成容家傻女九小姐。    从此,卿本妖娆,天天祸水。    不过老天怜她,给了她几朵极是灿烂的桃花。    战神一朵,魔君一朵,夏王一朵,…一朵比一朵妖娆魅惑啊,不过任它桃花三千朵,容祸害只采那一朵。    容家九小姐容浅念的那朵桃花啊,听说帝王星现,命定君主;听说雪域霸主,江湖神话;听说一身白衣,胜似谪仙;听说额间朱砂,不良于行…    每次听说,容家浅念九小姐就躲在被窝里笑得贼兮兮,抱着自家美男相公:“这是我相公,厉害吧。”    这话说,右相容家这生的几个女儿是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一个比一个能歌善舞。    七小姐,一曲惊鸿绝世舞,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八小姐,翩跹素手,转轴拨弦,那是此曲只应天上有。    十一小姐,就更不得了了,五岁吟诗,七岁作画,九岁一赋《治国策》,轰动京都。    额?似乎还漏了一个,这容家还有个九小姐,要问九小姐如何,京都一片缄默。    事情是这样的…    *九小姐很妖孽:    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皇宫大院,一人影正猫手猫脚,偷偷摸摸,肩上还坐着一直似狐狸又像狗的球状物体,这一人一‘狗’正是最近让人闻风丧胆的新起杀手组织,据说,自成一派,名为‘扫黄组’,这扫黄组正上演一出寻宝记。    一不小心,摸错了房间,撞见美男沐浴,脸不红心不跳,说了句:“我会负责。”然后大大方方坐在浴桶前面,观赏全过程,末了,摸了把鼻子,言:“太劲爆了。”    好吧,其实良心,脸皮这两种东西,这女人都没有长出来,她承认,她贪恋美色。    *九小姐很记仇:    一日,小倌院里三个嫖客正侃侃而谈。    “听说这容家九小姐是个傻子。”猥琐大叔一脸趣味。    邻座男人凑过去:“是啊,容家出美女,才女,这傻女还是第一个。”    隔壁桌男人笑得一脸淫/荡:“这傻女说是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就不知道那床上滋味如何。”    猥琐大叔接过话去:“哪能差到哪里去,她娘就是窑子里出来的。”    第二天,京城最大的窑子门外,三个男人一丝不挂,命根子被倒挂着,真正一柱擎天啊。    而这时候,容家九小姐正躺在小倌院的美人榻上,左手一串葡萄,右手一块桃花酥,脚边还站着两个小倌馆里刚收进来的小正太,笑吟吟地说:“窑子里的滋味不知道怎么样啊?”    怎么样?那三个男人,据说,此生再也不能人道。    *九小姐很腹黑:    话说,这京中有两大纨绔,容家十少爷和文家小侯爷,那是过街老鼠,人见人躲。    某天,容家十少爷被扔进来了京城最大的妓院,足足三天没有下床,然后据说,之后看见女人就屁滚尿流,怕是此生都举不起来了。    再某天,文家小侯爷在自家院子里戏耍丫鬟,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像狗非狗的球状物,咬去了命根子,从此文家断子绝孙了。    此时,某人正端坐在文家屋顶,笑得那是人仰马翻,塞满梨花糕的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着:“天蓬元帅,干得不错。”    据说,容家九小姐养了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狗,名字就叫‘天蓬元帅’。    *九小姐很护短:    某月,某日,某妓院里,某家九小姐拨弄着手里的银针,地上还跪着京城第一宦官——高公公。    “知道犯了什么错吗?”某女将银针在高公公面前晃了一圈。    高公公背脊一凉,额上全是冷汗,巍颤颤说:“请九小姐明示。”    “明示啊。”某女叹了口气,佯作思考,“似乎上个月七号,椒房殿外,你对着殁王骂了句病秧子。”    高公公搜肠刮肚,确实有这事,只是这和这天杀的九小姐有什么关系啊?高公公屁滚尿流中一头雾水。    某九小姐继续明示:“你骂我可以。”眸光一冷:“但是我的男人,谁人敢说一句。”    话罢,针入命门穴,一代宦官下半辈子就只能瘫痪在床,做个十足的病秧子。    *九小姐很无赖:    要问,容家九小姐是什么人。    有书生壮着胆子,掩着嘴说:“此女乃祸害。”    某女耳尖,随即,天上掉了一坨啃了大半的馅饼,正砸中那书生,晕头转向中,听到一声河东狮吼:“本姑奶奶乃祸水,绝非祸害。”    说着,又是一阵馅饼砸过来,还带着某九小姐的口水。    就有人问了:“有区别吗?”    “当然有,祸水有的是大把大把的资本,那我在美人相公面前也能抬起头来做人。”某女义正言辞地辩解。    从此京都便流传一句话:“卿本妖娆,奈何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