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文学 > 极品狂医 > 第5343章 恩情

第5343章 恩情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爱看文学 www.2k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里,罗峰山宏承洞何向茂、齐行凌、谢潜礼、韩恩逾、许泰杀上云崖山。

    孙琦珍、郭沐葵、于瑜然、郑英慧、吴春芳从天而降。

    石雪萍、林晓东步出门来。

    何向茂一愣:“师妹?你不是,被林晓东给杀了么?”

    孙琦珍道:“师兄,林公子慈悲,度我们生了善处,你不要找他,给我们姐妹报仇。”

    何向茂不解:“师妹,你在说些什么?”

    孙琦珍道:“师兄,我们姐妹好好的,你不要为难公子。”

    何向茂道:“可是,我分明看见你尸身……”

    孙琦珍轻叹:“师兄,我们如今,已经不止阴阳相隔,更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何向茂掐腰怒目:“林晓东!你到底给我师妹灌得什么迷魂汤?”

    林晓东道:“你师妹早生了善处,和你的缘分已经尽了。”

    何向茂切齿,贯石剑出鞘:“林晓东!我不管你对我师妹做了什么,赶紧住手,否则,我必杀了你!”

    孙琦珍摇头:“师兄,我不能让你对公子动手。”

    何向茂探头瞪目:“师妹,你,难道和这邪人一路?你别忘了,他可是你的杀身仇人!”

    孙琦珍道:“可公子也是我的恩人。”

    何向茂掐腰挺身:“什么恩人?他对你有什么恩情?”

    郭沐葵道:“接引我等生于好处是不是恩情?无穷寿命是不是恩情?无尽神通,不受诸苦,是不是恩情?”

    何向茂问道:“林晓东给了你们这些?”

    孙琦珍道:“正是!”

    何向茂摇头:“师妹,你被这邪人蛊惑了神智,已经不分是非了,那就别怪师兄无礼!”

    许泰杀上前来:“林晓东,速来受死!”

    吴春芳轻叱一声,拔剑出鞘,拦住许泰。

    许泰怒斥:“吴春芳,就是你害死了几个姐姐,现在还要为这邪人卖命?”

    吴春芳道:“给你看看我们从公子那得来的本领!”举剑便砍。

    许泰抡剑招架,双剑相交,战十数合,非是对手,掩身撤去。

    韩恩逾大步上前:“林晓东,别躲在女人身后!”

    吴春芳闻言怒目:“我这女人,你们师徒五个,也难胜得!”

    韩恩逾仰面大笑:“是吗?”同吴春芳斗在一处。

    往来冲突,有十余合,韩恩逾招架不住,跳出战圈。

    谢潜礼道:“此非是你光罗洞手段!”

    吴春芳道:“公子妙法,幻化无穷,可惜此世界众生业重,不能得见!”

    双剑交架,战二十合,谢潜礼怎是敌手,往后撤去。

    齐行凌蔑哼:“难怪和林晓东一路,原来学了这邪人邪法!”

    吴春芳挺身扬脖历喝:“你说什么?”一剑劈去。

    齐行凌手中剑招架,双剑并举,战二十余合,手中剑被挑落,忙退回去了。

    何向茂贯石剑出鞘:“孙琦珍,你竟然自甘堕落,学了邪法,是我看错你了!”

    孙琦珍抿嘴摇头:“师兄,是我看错你了,福缘浅薄,不闻正法!”

    何向茂手起一剑,同吴春芳杀作一处。

    往来腾挪,战三十合,吴春芳一剑抵在何向茂咽喉:“师兄,我们姐妹好得很,不用你来报仇!”

    何向茂望向孙琦珍,抿嘴点头:“好,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不过日后若为害高良县,别怪我不念旧时情分!”

    孙琦珍道:“我等已经不在你世界,何况此高良县,你不必担心!”

    何向茂一拂袖,率徒弟走了。

    林晓东点首一礼:“多谢几位姑娘前来助战。”

    孙琦珍道:“这本就是我们姐妹惹出来的麻烦。”

    林晓东道:“几位姑娘,就安心在那边享福。”

    众女同行一礼,寂然不见。

    高良县元泉村,有一老汉曾齐,采药为生,和孙女曾秀芳相依为命。

    这日上午,曾齐进山采药,在草地中看见一处荒冢,白骨裸露在外。

    曾齐一眼看出,此不是人骨,遂把坟挖开,原来是一副动物骨架,长近一丈。

    他捡起头骨来端详一会,突然两眼放光:“此是虎骨!”

    曾齐喜不自胜,把骨头收敛了,装在筐里,带回家去了。

    孙女曾秀芳在窗前刺绣,望见爷爷回来,出门来迎,意外道:“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曾齐把筐放下:“爷爷捡到宝了!”

    曾秀芳上来一看,浑身鸡皮疙瘩:“怎么捡了骨头回来?”

    曾齐一笑:“傻丫头,这是虎骨!”

    曾秀芳蹲下来,擦擦骨头上的土:“虎骨?”

    曾齐道:“不知道是谁,给这老虎立了处坟,这老虎有一丈长。”

    曾秀芳仰面道:“这世上哪有这么大的老虎。”

    曾齐道:“这一副骨架,没有一百两我都不卖。”

    曾秀芳探头瞪目:“一百两?”

    曾齐嘿嘿一笑:“孙女的嫁妆有了,我这就去城里。”

    曾齐背着筐,去了县城药房,卖了一百五十两,喜滋滋回家,晚上爷孙女二人改善生活。

    夜里,曾齐正睡着,突然手臂上剧痛,“啊”的尖叫一声,起床一看,曾秀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房里,张口便咬了他一口。

    曾齐收回手来,瞪目问道:“孙女你干什么?”

    曾秀芳两眼放着绿油油的光芒,张口一声虎啸,扑将上来。

    曾齐和曾秀芳扭打在一处,六十老汉,挣扎不过十八九岁的孙女,曾秀芳张开大口,就往他面上咬来。

    曾齐被逼急了,一个翻身,把曾秀芳掀翻在地,破口大骂:“你离我孙女远点!信不信我把你骨灰磨成粉倒粪坑里?”

    曾秀芳恶狠狠切齿:“你挖坟掘墓,拿我尸骸换钱,我饶不了你!”

    曾齐往桌上看一眼,抄起茶壶就往曾秀芳头上砸去,砰的一声,曾秀芳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第二日早上,曾齐推着小推车,推车里坐着曾秀芳,绑得结结实实,上了云崖山。

    石雪萍、林晓东出了门来。

    曾秀芳一路上骂骂咧咧:“你挖我坟,我也挖你坟,等你死了的!”

    石雪萍瞪目:“这……”

    曾齐摇头一叹,上前来道:“林公子,快救救我孙女儿吧!”林晓东点点头,放眼望去,曾秀芳身上趴着一只老虎灵魂。